App
免費下載 App
聯絡我們
香港內 +852 3008 3268 英文/廣東話/普通話: 全天候營業
台灣內 +886 2 7703 9088 英文/普通話: 全天候營業
國際 +86 21 2226 8881 英文/廣東話/普通話: 全天候營業
語言
HKD
常用貨幣
所有貨幣

旅行 ‧ 從此簡單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環遊安利君
2019年10月6日510

有些人把一个人的旅行当作一种成长的方式;而我不然,和狗狗一块成长岂不更美吗。

我说过,我的生日,会和萨克斯在路上。

君无戏言,9月9日生日这天,没有任何生日概念,真的没有,和往常一样...

但是总有种骚动的心,于是带上我的至爱,驱车在路上。

我想这是最好的纪念方式。

这种方式和萨克斯已经坚持了好几年了。

2017年我的生日,我们又在路上。

我说过;去一个地方算一个地方吧,小本经营。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德夯

这部视频费了一些心血...先看上集简介

矮寨大桥

没有重要的人陪你过生日,还不如和萨克斯快乐的去旅行。

旅行是个文艺的词语。很美丽也很阴郁。

旅游是个朴素的词语。很通俗却很阳光。

旅行,或许是一种美丽的逃离方式。

其实在生日的前一天,我一直在矛盾,实在想不出该去哪,本来想去个400公里左右的周边散下心,但周边很多地方都去过,心目中很想去一个开阔大气又有高山又相对比较宁静的所在,想着想着深夜就睡着了。

次日一早,突然来了灵感,曾经计划想去的某个地方,那就是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很想去看看矮寨大桥,还有那里的原始大峡谷。于是就带着萨克斯和小萨飞奔在路上。

看作沿途的风景,才发现心中豁然开朗。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经过了一整天的驱车行程,终于快到了,路过闻名矮寨大桥,很激动,自己终于可以亲自开车行驶在这桥上。

由于中途走错了一段路,这天的行程900多公里,约晚上6.40左右,到达目的地德夯。

此时的矮寨镇街上人并不多,也没看到多少游客,由于天还没有完全黑,我没急着找住处,而是先开车四处转转,一不小心就开进了矮寨大桥的景区内,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此时的景区工作人员已下班,本来门票是100元的,本来私家车也不能开进景区的,要坐景区的观光大巴车。

趁着夕阳下的一点光芒,纪录下了萨克斯和小萨与矮寨大桥零接触的情景。

矮寨特大悬索桥位于湖南省湘西州吉首市矮寨镇境内,距吉首市区约20公里,是国家重点规划的8条高速公路之一,长沙至重庆通道湖南段高速公路中的重点工程。工程为双层公路、观光通道两用桥梁,四车道高速公路特大桥。桥型方案为钢桁加劲梁单跨悬索桥,全长1073.65m,悬索桥的主跨为1176m,创造了四项世界第一。

天黑黑,返回镇上随意找了一家住处,中餐晚餐一块吃,这样吃饭才有味,再此遥敬大家183杯。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吉斗寨

农家乐龙老板,炒的一手好菜,更好的是他很好客还给我介绍如何玩转德夯苗寨。

次日一早,他主动带我们免费进入景区,并陪我们游玩吉斗寨、天问台。

在外就是这样,我好你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相互尊重为上。

当然挑鼓的人也是不用买票的,那几天天问台这里都有大型拍摄。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在德夯大峡谷中,天问台是绝对要去的景点之一。

前方就是万丈深渊,站在这里,好像真的能与上天对话一般。

问天台来源于屈原《天问》,二十多部电影、电视剧都把此寨当过外景地。

此时的天文台,萨克斯和小萨站在你的上面,我也要拍部小戏...

天问台四周没有护栏,站在这边缘还真有点坎尽,恐高的人就不要去了。

此时感觉天问台的精髓就在于:周围被不可达的群山环绕,而萨克斯父子可以在这个天台上。

我们立于天地间,我们举手问天,此时此刻,心胸无限开阔,任何忧心烦恼都是那么的渺小,这就是我生日想要的...

手虽然比较黑,但我感觉触摸到了上大地的灵魂。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吉斗寨就在天问台的左侧的一条田间小道上过去,沿途闻着一股稻花香,走在乡间小路,这种感觉真好。

龙师傅还给我们介绍,这里的稻田都养着雨,稻花鱼就是这样产生的,所以这里的稻子都不打农药的,灭虫一般都用田间电子灭蚊器,真正纯天然。

说实在的,如果当时没有龙师傅领路,我还真不知道去这里,这是另一番天地。一片山岭象一对硕大的翅膀欲飞的岩鹰,吉斗寨恰好落在壮实的鹰背上。

苗寨傍着悬崖绝壁,藏在白云深处。

远远望去,真有似“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的意境。

山寨四周古木参天,绿树荫森,寨上有数十户苗家都住着地楼仍保持古式模样。阶沿、坪场、寨路一律用方方正正的青石板铺就,平整洁净,古朴优雅。

很喜欢那里的自然朴素风格,很久没看过这样的炊烟了,恰是回到了童年,回到了一种真空。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按照我的计划,本来后面的时间再去主景区德夯苗寨的,但龙师傅建议我们先去大龙洞,因为这个景区的沿途风景很好。

大龙洞离这大概有30公里多左右,由于比较偏远路况又不知,一般跟团的不会去这个景点。于是我们下矮寨公路后右拐进入一条乡道前往大龙洞。

沿途风景确实让你陶醉,途中,可以较全方位的欣赏矮寨大桥全貌。

其中要路过全国最危险公路之一的矮寨盘山公路,一直以来,很想见识一下这条路。

矮寨盘山公路奇观,为国道319干线(旧称湘川公路)。自下而上经13处弯道始达坡顶。山势陡峭险峻,近坡顶处有一公路天桥,全国罕见。山顶建有“湘川公路死事员工纪念碑”及“开路先锋”铜像。

这段公路长约六公里,却修筑于水平距离不足100米,垂直高度440米,坡度为70—90度的大小斜面上。这样特定的空间迫使公路左右移动,转折十三道锐角急弯,形成二十六截几乎平行,上下重叠的路面。形象地说,这段公路的外观,就像一长条折摺的带子,一根压缩的弹簧,一道陡峭的多级阶梯。

在矮寨坡上堵车是正常的,不堵车才是难得一见。坡陡,弯急,车流量大,一辆辆载重货车就像是一个个安全隐患,只要一发生事故或者车出故障,必定造成长时间的拥堵。不过我这次去运气还好,没遇上堵车。

这次这条路我上下共走了六趟,当然这是后话。

途中有个观景台,可以爬上去侧看矮寨大桥及周边风景,看过很多观景台,感觉这里的观景台才是名副其实的观景台,不信你问问萨克斯。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走在路上,可以从最低处欣赏矮寨大桥,无意中的全方位,这就是沿途风景,并不一定要达到终点,现在深有体会。能够走路,是世上最美之事。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欣赏着沿途风景,不知不觉来到了大龙洞景区,但见人烟稀少,不知何故,门票原本40元的,现卖10元,理由是瀑布没水量了所以就临时调低价,还算人性化的地方。按理说这季节瀑布该有水呀,纳闷中走进了大龙洞景区。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门口有个寺庙也就是卖票的入口处,寺始建于清乾隆三十年(1765年)。

看来今天又是包场的节奏,不过对于我们携带狗狗的来说巴不得游客少,这样狗狗们就可以更加自由了。

水很绿,一切很原生态,这就够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走进这里,但见内溪河纵横,奇峰突兀,但是不见传说中的大瀑布,询问当地一垂钩者才得知,因上面建了一水坝,把水都截流了,所以这个景点就没瀑布了,基本荒废了,顿感有些惋惜。

人类就这样,可以改造大自然,也可以...不过对于萨克斯父子来说,有水就行,条件不要太高。

别一般的宁静与风景。再来个跳水特写,其它并不重要。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留下点记号,证明来过。

每次陪狗狗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会发现一种久违的感动。带着狗狗走四方,不为天宽,不为地广,只为见见风吹草低见狗羊。

下午突然下起了特大暴雨,好预兆,明天又是一个时节。

每次放完风, 只有晚上才能吃顿像样的饭菜,出门就是这样,不要只看到我的照片,却没看到我们的汗水。

要知后话,且听下文分解。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金毛 薩克斯父子湘西德夯行(上集)
免責聲明:文章來自於國際博客平台,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網絡信息侵權保障索引
Trip.com 為 Trip.com Group Limited 的旗下品牌,是全球領先的旅遊服務供應商之一
Skyscanner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