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HKD
常用貨幣
所有貨幣
聯絡我們
香港內 +852 3008 3268 英文/廣東話/普通話: 全天候營業
台灣內 +886 2 7703 9088 英文/普通話: 全天候營業
國際 +86 21 2226 8881 英文/廣東話/普通話: 全天候營業
App
免費下載 App

旅行 ‧ 從此簡單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環遊安利君
2019年10月6日600

假如一个有妇之夫和一个有夫之妇狂热地相爱了。

他们首先会考虑生活在一起或结婚。

可是他们都已经各自结了婚,他们深知,即便是最炽热的爱也会因为婚后浸泡于日常琐事而渐渐变的乏味,到头来,相爱的人只会成为共同生活的伴侣。

倘若不愿这样,而希求永远永远保持最热烈的爱,那么,应该怎么做呢?

为此,他们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在爱的极致一起死去。一起死去的话,爱的纽带就再也不会松开了。

出于这样的考虑,他们搂抱在一起,喝下了含有毒液的红酒,共赴死亡之旅。

这是一部描写成熟的男人和女人追求终极之爱的最高杰作。

——《失乐园》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名为失乐园的作品有许多,对我影响最深的有两部,一是2002年的电视剧《失乐园》,濮存昕主演,讲的是身患艾滋病的青年企业家为了隐瞒自己的病情,雇佣射击队员枪杀自己的故事;二是1997年的小说《失乐园》,日本作家渡边淳一执笔,讲的是一对中年男女因婚外恋而双双殉情的故事。

两部作品有一个共通之处,就是,主人公主动选择了死亡。

初看时年纪太小,没有过多想故事背后隐藏的故事。十几年后再次回味起来,我却不禁想问自己:

“人在什么情况下会选择死亡?”

极度痛苦的情况下?可以理解。

但在极度幸福的情况下也会吗?

初读这本书的我无法理解,因此渡边淳一的这本《失乐园》,一直放在枕边,看了又看。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啊,真是奇妙。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渡边淳一曾说,无论日本还是世界,现在人们都不愿写深沉的爱,包括性家,而是去写一些“轻松的爱”,但是在人们的心灵深处,隐藏着并非如此轻松、浅薄,而是燃烧着火一样深沉的爱的愿望。

那些较“轻”的爱,往往是一些小事,如朋友间关系不快乐啊,那些从自己的打算、利益出发,经过精心计算的爱啦。但追求真正的、深沉之爱的心情,确实隐藏在人们心中,因此大家才会来读《失乐园》。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再一次独自去日本旅行,出发前带着《失乐园》这书,试图参透。看着书中男女主人公幽会的地方,我想着,如果一些事情无法理解,那么不如就亲自去体验一下吧,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

于是一次城市间穿越的旅行就这样决定了,从东京出发,去镰仓,去箱根,大热的地方一一略过,只去久木与凛子幽会过的小去处,一个人感受。

从书中整理出的幽会之地,除行程中提及的城市外,还有日光,伊豆与轻井泽,都是从东京出发,一两小时车程便可以到达的地方,这次因为季节稍有出入的缘故没能一一前往,略有可惜。

我将整理好的线路也一并放在文末,如果不想走一趟过于沉重的《失乐园》之旅,那么也可以将这条路线看作是京郊隐秘的幽会之地,和伴侣同行,或许也能够有不一样的感受。

就这样开始吧。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Day1 成都-东京

Day2 镰仓:镰仓江之电-明月院-长谷寺-镰仓大佛

Day3 箱根:箱根富士屋酒店-芦之湖-大涌谷

Day4 东京:筑地市场-歌舞伎剧院-原宿

Day5 东京:神田祭

Day6 东京-北京

攻略 | 行前准备

1.签证

关于签证的信息很多,近日日本政府正在逐步放宽日签的条件,需要准备的材料以及需要满足的条件,看这篇攻略便可以了,在此不再赘述http://www.mafengwo.cn/gonglve/ziyouxing/10422.html?cid=1010608

2.城市交通

日本的交通可以说是我去过的国家里面贵的数一数二的了,从机场到市中心打车要花掉将近1000人民币。因此在日本旅行,每天都在地下铁跟地上铁之间穿越,渐渐熟悉了之后,竟也觉得日本庞大且复杂的公共交通系统看起来不是那么可怕了。

搭乘日本公共交通,我有两个自觉蛮实用的小推荐:

一是请一定记得安装Google Map导航,从出行时间、到达时间、换乘线路及站台,以及需要车票费用都清清楚楚的列在导航的菜单里面,精准度非常的高,即使是步行几百米的范围内,误差也都非常小。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开着中国运营商的手机漫游在日本使用GoogleMap,存在被墙的可能性,为了保证软件可以正常导航,建议购买当地电话卡,或者使用移动wifi,毕竟对于独行的人来说,找路可比什么都重要啊。

二是如果行程涉及到在日本很多城市之间穿越,且距离较远时,建议购买Japan Railway PASS,覆盖范围分为区域版和全国版,区域版包括JR东日本及北海道南部通票,JR关西地区铁路周游券,JR关西广域券以及JR北海道铁路周游券。区域版的JR PASS在日本当地的JR办公室或者中国境内(网上)都可以买到,但是全国版通用券只能在中国境内买到,所以如果计划的日本行程涉及到的城市间距离比较远,那么可以在去日本旅行前先在网上买好,可以省掉不少的交通费用呢。

JR PASS的攻略蜂窝里面也有了,贴在这里大家可以作参考看看http://www.mafengwo.cn/gonglve/ziyouxing/11439.html?cid=1010608

3.相机

每次出门前都需要提前设计好每天的行程,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按照当地风格搭配衣服,更重要的是可以提前选择好带哪只相机出门。这次追寻《失乐园》的脚步而来,想要好好地感受下日本的幽静之处,只定了去程的机票,带了一只小小的登机箱。为了给旅途肩负,衣服只穿了一套,相机只带了一只佳能SX60HS的高倍变焦卡片相机,21mm广角+65倍光学变焦,比单反要轻便很多,用来记录这一路的景色和故事,足够了。相机自带的wifi遥控自拍功能,也让一个人旅行拍照变的更加方便,用佳能的Cannon Connect手机软件无线连接相机,就可以在手机上实时取景遥控拍摄了。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读小说时,顶讨厌文章开头编者按这部分,总觉得原本应当待读者通读全文后再做思考的那份乐趣,活生生被"自以为是"的编者或译者的书评给抹杀掉了,颇有种封建大家长之嫌。

所以无论是看书或看电影,我都极少做评价,把符合心境的原文选段原封不动的誊写下来,外加一段自己看到时的感悟便足够了,剩下的一切,只希望与看过的朋友慢慢讨论。

写这篇游记时,把很多原文片段加入在了其中,为了能够和大家有更加顺畅的讨论,我把文章中关于男女主人公背景的选段稍加整理出来,只希望我的表达中,不要带有太强的主观色彩,以免影响了对于人物形象的完整构建呀。

关于男主人公久木:故事开始时,久木年纪五十三岁,原本是东京一家出版社的部长,在人事变动中被免除了原职务,被调动到了调查室这样养闲人的部门,有些“看透世事”。他和妻子结婚二十五年,当年的浪漫和激情早已转化为了如今的“安定”。他们养育女儿一位,已经出嫁。

关于女主人公凛子:故事开始时,凛子三十七岁,是一位书法讲师,长相不算出众,但脸庞娇小玲珑,惹人喜爱,身材纤细而匀称。丈夫是一家医院的主任医师,二者之间的夫妻关系一直处于疏离状态,并无子女,凛子独自养了一只猫咪。

从这样的人物概述中,你们能看到一点点什么端倪吗?

----------------------------------------------我是旅途的分割线---------------------------------------------

从成都飞往东京前的这个周末,算得上是我一生中最幸福也最难熬的时刻:两个最要好的姐妹先后在这两天结婚,而我却依然还是一个人。

参加她们的婚礼,从北京去天津,又从北京去成都,从她们手中接到新娘故意抛给我的捧花的那一刻,我哭的有点惨:当事人是要经历过多少次灰心和无助,才会把一件事情的希望寄托在外界的暗示和祝福上啊。

而此刻的我就是这样的。

任何事情,只要加入了一个以上的人的因素,就变得复杂跟棘手了起来。在生命中的任何时刻,两个人想要的很难是同一件东西。有时,这可谓是人生最残酷的一面。

如果能够像久木和凛子那样随时保持着同步的感情,甚至有着一同赴死的决心,那么即使不被外人理解,也是一件令人无比向往的事情啊。

我带着羡慕的心,定了飞往日本的机票,去东京、镰仓、箱根,去寻找这份失乐之爱的影子。

Tips:

如果想要在机场购买JR PASS的朋友记得订早一些到日本的航班,我的航班落地东京时已经晚上将近十点了,Japan Railway的办公室下班要比巴士售票站早很多,没有买到周边游通票。

落日 | 第一幕 佛之域

他们是昨天傍晚时分来到镰仓这个旅馆的。

星期五下午,三点刚过,久木就离开了位于九段的公司,到东京站与凛子汇合,然后从东京站乘坐横须贺线,在镰仓站下了车。

这个旅馆坐落在七里浜海岸的一个小山丘上。夏天,被年轻游客们充塞得满满当当的滨海大道,一进入九月份,车流骤然减少了,乘出租车二十分钟便到达了下榻的旅馆。

久木选择在这家旅馆与凛子幽会,一是因为从东京到这里坐车大约一个小时,可以品味下离开喧嚣都市的旅行情调。二是从房间就可以观赏海景,还能享受到镰仓这等环境优雅的古都散发的意韵。再加上旅馆新开张,不大容易遇见熟人。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镰仓,这个12世纪末源赖朝创建镰仓幕府并开始武士政权的地方,有着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寺庙。江户时代作为游览地的镰仓又一次得到复兴,成为了仅次于京东、奈良的一座古都。

坐电车至北镰仓,突然幽静起来,在略微有些湿润的空气中,带着草帽的僧人匆匆从眼前走过,还有穿着制服的进行修学旅行的学生们,跟兴致勃勃参观寺庙的游客。

或许是寺庙太多的缘故,镰仓给人一种带着独一无二缓慢步调的感觉。在这里,老屋改建的和风食堂与夏日海滩小屋和谐共处,古都悠扬的蝉鸣鸟叫,淡淡的融入海滨冲浪的青春吆喝声中。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1.北镰仓明月院

我是为了紫阳花才去明月院的,可惜花期未至,没有看到被大团紫色簇拥的寺院是什么样子。似乎每次来日本, 都没能赶上自然景观变换的最佳时节,春天的樱花,夏天的紫阳花,秋天的枫叶,冬天的雪。就连富士山,来了四次,也都未曾见到。或许日本想要让我看到的,本就是她最最不加修饰的样子吧。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明月院是属于临济宗建长寺派的一个寺庙,作为镰仓幕府第八代摄政者北条时宗所兴建的禅兴寺的塔头,在室町时代所创建。因为离镰仓的主要景点相对较远,倒成了一个能够另辟幽静的好地方。

在一片油绿的明月院里走着,能看到手捧鲜花的佛像雕塑,能看到从林间穿过的花猫,能看到地上的白色落花。如果在此处也能够坦然相对的爱,总归不见得像外人口中所属的那般不堪吧。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沿着电车轨道一路走,转个弯就到了靠近山林的明月院,进门不远处有几个专门给小鸟喂食搭建的木头房子,站在旁边看时,突然听得头上有个动物在不断向我叫着,好像在说,“离我远一点啊,离我远一点!”。用相机SX60将焦段拉远,才看清树上躲着一只肥硕的松鼠,看我闯进了它的领地,竟然有点气鼓鼓的样子。

稍微退后了一些,用相机的长焦段继续偷偷望着,见肥松鼠从树上爬了下来,一跃跳到小鸟的木头房子上,将上半身伸到房子中,偷偷的开始吃起鸟食来。

原来你打的是这般心思啊。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Tips

地址:神奈川镰仓市山之内189

到达方式:JR横须贺线北镰仓站下车步行10分钟;鎌仓站江之岛电车明月院下车步行5分钟

开放时间:9:00-16:00

门票:300日元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2.镰仓长谷寺与镰仓大佛

长谷寺应该算是那种,到了镰仓如果不看就会觉得可惜的一处寺庙吧。这座典型的日式枯山水庭园,若不是游客太多,倒也是静心修禅的好地方。长谷寺的山号是“海光山”,本尊十一面观音。寺院内供奉的十一面观音立像,大约有9公尺高,也是日本第一大的木制佛像。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长谷寺的地理位置,颇有种依山傍海之势。进入寺内需要一路饶坡而行,攀山的过程中一个转角处,就能遇到无数佛像。走到长谷寺最高处时,便能眺望整个镰仓的海岸线了,有种难得的登高远眺见海的喜悦感。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在长谷寺的一角有座甚是有趣的祈愿绘马,和寻常木牌制成的绘马不同,人们将愿望写在洗干净的牡蛎壳上,祈求来自海里的神能够保佑自己。我也忙将自己所求写在牡蛎壳上,毕竟,这是大海之中我最喜爱的一种海物了啊。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Tips

地址:神奈川镰仓市长谷3-11-2

到达方式:江之电长谷站下车,步行5分钟到达

开放时间:3月至9月8:00-17:30,10月至次年2月8:00-17:00,关闭前30分钟停止入场

门票:300日元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和长谷寺同样属于到了镰仓不看会觉可惜的,还有镰仓大佛。这座位于净土宗寺院高德院内的阿弥陀如来青铜坐像的大佛,可以说是古都镰仓的象征了。

相对于中国的佛像而言,这座净高11.3米,重约121吨的大佛并无太多惊艳之处,但因为是镰仓时期的代表性塑像,还是被定为了日本国宝。行至大佛时天色已晚,并无过多感悟。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Tips

地址:神奈川县镰仓市长谷4-2-28

到达方式:从江之电长谷站下车,步行10分钟

开放时间:4月至9月8:00-17:30;10月至次年3月8:00-17:00,;大佛内部参观时间8:00-16:30

门票:200日元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落日 | 第二幕 江之电

和衣川喝酒后的第三天,久木在新桥车站和凛子汇合,一起乘车前往镰仓。

正是傍晚的乘车高峰时段,原以为很拥挤,还算幸运,两人并肩坐在新型电车的头等车厢里。

车上几乎都是在东京上班回镰仓的乘客,其中大多是上了年纪的高官模样的人。一男一女坐在一起的只有他们俩。凛子穿着酒红色套裙,系了条围巾,靠着久木。这个时间要是碰到了公司同事,可就麻烦了,幸好没有遇到认识的人。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拥有百年历史的江之电,既是镰仓最重要的交通枢纽,本身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观赏景点。外形古老的列车,也许前一秒还在海岸徐徐前进,下一秒就可能驶入了狭窄的民宅小巷,与行走中的人同行。

坐在江之电上看镰仓,风景一会被拉进一会被放远。但这也是头一次发现,看乘客上上下下,人来人往,这列用来看风景的列车,其实远远比风景本身更好看。

或许这就是一种,置身其中的乐趣吧?不知久木和凛子坐在电车上时,忐忑之余是否还有闲情欣赏这份悠闲。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Tips

江之电是往返藤泽站和鎌仓站之间的有轨电车,全程大约34分钟,最贵单程为300日元,出售一日券,价格为600日元,可以在当日江之电沿线各站无限次乘坐。

在七里浜下车可以在镰仓的海边走一走,天气好时能够看到海里的冲浪者;在镰仓高校前下车,则能够看到《灌篮高手》中的经典画面。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落日 | 第三幕 能之剧

电车到达镰仓时已是晚上七点多了。他们从车站叫了辆出租车直奔大塔宫而去。寺院内的临时戏台上,薪能已经开始了。

久木出示了入场券,便被人引到席上。他们生怕挡住别人的视线,一直猫着腰走到戏台右侧前边落了座。台上演的是狂言《清水》,侍童太郎不愿意打水,正装扮成鬼吓唬主人呢。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作为出版社长的久木,对日本的传统艺术颇有研究,故在和凛子幽会时,免不了要看看能乐这个被称为日本国宝级的艺术形式。

传统的日本戏剧大概可以分为“能”、“狂言”、“木偶经琉璃”和“歌舞伎”等剧种,戏剧的源头是宗教的咒能和生产的咒能,由巫女在镇魂招魂祭上做的手舞足蹈的动作发展为即兴乱舞。

而能剧则是其中较为庄严的一支,听说在现场表演时,如果因为演绎的精彩而忍不住鼓掌的话,那边会被认为是不懂行的外国看客。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能剧多在京都和东京上演,且均禁止拍摄。但如果看过《千与千寻》这部电影,其中许多神灵的面孔便是来自这里了。

镰仓的薪能算是日本能剧中很有趣的一种形式,简单来说就是在篝火映照之下,表演日本传统能剧、狂言剧。从1950年到现在,演出至今已举办了近四十场。如果在秋日来到镰仓的大塔宫,便可以一睹“芳”荣了,只可惜这次的时节,又是不对。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一边看着,久木向凛子解释道:

从前,武士们所看的和现今不大一样,那时候,不像现在有电灯。就拿京都的大文字祭来说吧,把路灯和霓虹灯都关掉,整个镇子漆黑一片,只能看见满山燃烧着的红彤彤的火焰。那情景真是无比庄严壮观,人们不由自主合掌祈祷起来。薪能也是在戏台四周环绕以水池,随风摇曳的篝火与池水交相辉映,这种效果会使人体味到远比现在更幽玄更妖艳得多的意境。

看完薪能,九点已过。戏台上的照明关掉了,篝火也熄灭了,四周顿时变得一片漆黑。

Tips

距离镰仓大佛不远有一处名为“能剧大舞台”的博物馆,从电车站出来一路都能看到指示牌的标志。去镰仓当日这家博物馆并未开门,在网络上也搜索不到相关信息,如果他日有人去镰仓,也对传统戏剧文化感兴趣时,推荐来这里一探究竟。

Ps:一定记得拍照给我哦。

良宵 | 第一幕 富士屋

正如凛子所言,一进入箱根山,久木就产生一种与世隔绝的安心感,正恐怕是因偷情而产生内疚的关系吧。

我有些羡慕生活在东京的人,周末只消一至两小时时间,便可以到达如此世外人间之地。从东京经横滨转车至箱根,再乘坐巴士一路上山,车开始摇晃时,便入山了。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带一点氤氲之气的山林的绿色,配上街头不时经过的老旧的招牌,走入箱根便不由自主的卸下了身上所有的防备,这或许就是久木产生的,与世隔绝的安心感吧。总之到了这座温泉之乡,似乎浑身只剩懒骨了。

难怪久木和凛子终待在酒店中不肯出门(此处省略字数若干),即使单身一人住在酒店里面,能够做的事情也不少。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将住处预定在了一间名为富士屋的颇有历史感的酒店里,这家酒店于明治11年(1878年)开业,并于2012年装修,有着浓郁的明治时代建筑特色。酒店既是下榻之处,也是博物馆,从走廊中罗列的史料来看,当年蒋介石在箱根时,也曾住过这家酒店。

走入酒店便有一股清幽的安神香味传来,像是树木散发的味道,但却加入了一些人工的雕琢。推开庭院的门在小花园里逛了逛,刚好看到日落前的一缕光。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真是喜欢这样的酒店啊,把大好的景色都私藏在了自己的院子里,即使赖在房间不想出门,一个抬头也就看到了。

订了客房服务,坐在房间里吃牛扒打造的牛肉丼。食过之后约了面部SPA跟泡汤,特别喜欢大众汤里面叫做“御妇汤”的女汤,看着这些带着古韵的名字,走路的步伐都不禁变得缓慢且轻盈了起来。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Tips

地址:神奈川县足柄下郡箱根町359

到达方式:乘坐巴士在Hotel-mae站下车即是酒店

价格:平日普通房型价格在1000元人民币左右,周末在2000-3000元左右。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良宵 | 第二幕 芦之湖

在饭店的餐厅吃了顿不当不正的早饭,两人出了饭店。稍觉一点点秋凉,不算太冷。在满目秋色中,他们先来到湖尻,从那里乘渡船去游览芦湖。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在箱根的日程总要清闲一些才好,不能辜负了度假胜地的美名。睡醒后的第二个早晨,先坐巴士到元箱根港坐芦之湖独有的海盗船。

芦之湖是在三千多年前因火山活动而形成的火山湖,经湖水冲刷的河谷,是箱根最迷人的旅游据点了。但与国内的大河大湖相比,芦之湖并无太多特别之处,倒是别具一格的海盗船,成了让人无法抗拒这里的重要理由。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听说早晨十点之间在芦之湖上坐船是能远眺富士山的,可惜这一次的我依旧没能看到富士山的真容。或许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会让人珍惜吧。

虽然没能见到富士山,但是行船过程中看到箱根神社矗立在湖水中的鸟居,恍然间有种走进《千与千寻》中的神秘感觉。

凛子在渡船上回头眺望时,有看到神社中藏着的,自己的命运吗?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Tips

1.芦之湖海盗船在湖上共有三个停靠点:元箱根港、箱根町港和桃源台港,三者之间的行船时间如图所示,可以根据行程需要自行选择。

2.海盗船的船票分为“头等舱”和“普通舱”,只有坐在“头等舱”才能欣赏船行正前方的景色。

3.如果想再海盗船上拍摄两岸的景色,可以带焦段覆盖较广的相机,这样可以省去在快速行驶的船上换镜头的不变。临水的鸟居就是用SX60HS拍摄的,焦段调整到400mm左右的时候,就能够从船上拍到清晰的鸟居了,焦段切换很方便,比周围游客的手机的焦段强大很多,完全K.O.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良宵 | 第三幕 大涌谷

星期日游人很多,中途他们在箱根园停靠了一下,在那儿坐缆车上到驹岳山顶。站在这里,箱根的群山、远处的富士山直至骏河湾的美景尽收眼底。

海拔一千三百米的驹岳山上,满山野覆盖着火红的枫叶,这美景倒映在湛蓝的湖面上,山水一色,红彤彤连城一片。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坐缆车之前,我去大涌谷看了一看。这里可能是最不像箱根的地方了吧。山与湖之间的苍翠中,唯独这里岩石裸露,雾气蒸腾。大涌谷是箱根火山最后一次爆发而形成的火山山谷,在江湖时代之前曾被称为大地狱。

从缆车上向下看去,火山谷内白烟升腾的景象,还真是像极了人间地狱啊,只是地狱怎会出现在如此美妙的地方呢?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Tips

1.坐缆车一睹大涌谷风情,一定记得坐在观光缆车的靠近入口处一侧,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大涌谷黄白相间的烟雾缭绕之景。上缆车的时候虽然是第一个进来的人,但是缺乏经验选错了位置。坐在缆车的另一侧,全靠SX60HS的长焦段才拍到了大涌谷蒸腾的景象。你能看出来,上面的这些图都是再缆车上“穿越人群”拍摄出来的吗?

2.如果是搭乘巴士前来,还要记得留心返程时间,不少巴士最后一班车都是下午4点。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冬瀑 | 第一幕 蟹之锅

迄今为止,他们常去的是大饭店或东京郊外的旅馆。偶尔也光顾一下情人旅馆,但这种地方好像是专门为了做爱去的,感觉有点别扭。

结果只好经常利用大饭店了,可是,不住宿觉得可惜,半夜三更退房也不太体面,而且,房间不固定,让人心神不宁。再说,每次的费用累计起来的话,也是相当不可观的。

不如索性租一间房,随时可以见面,又省钱。

久木跟凛子一商量,她也很赞成。

久木也想过应该拥有只属于两人的秘密房间,只是没说出来,因为他有些担心会因此陷得太深。

不过既然凛子也赞成,久木就下了决心。

找来找去,最后定在了涩谷。这里无论是离世田谷樱新町的久木家,还是离住在吉祥寺的凛子家都不太远。从车站徒步十分钟的距离,是个一室一厅的单元房,月租金十五万日元。

日历上虽是最寒冷的一天,但白天气温有摄氏十度,不算太冷,屋里又有空调,温暖如春,加上初次在新家聚首,两人更是如痴如狂。

一番缠绵过后,凛子用事先买好的蟹肉、豆腐和青菜做了火锅,两人围着圆桌吃了起来,宛如居家过日子的夫妻,两人不由对视一笑。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东京总归是日本不能错过的地方,第四次来,依然觉得充满乐趣。比如从东新宿地铁站C1出口出来就能连接到无线网络的酒店,比如总是能够找到独立设计的原宿街头。渐渐的,即使一个人在东京也会觉得自在了,可能在东京,旅行已经变成了一种生活。

久木和凛子终于决定租一间属于他们二人的房子了,就在涩谷。习于在酒店幽会的两个人,有一天开始了寻常夫妻般的生活,会不会有一些不适应呢?又或者说,久木见多了凛子或青涩害羞或千娇百媚的姿态,初次见到凛子洗手作羹汤的模样,心中又是怎样的感受呢?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距离涩谷约十公里的地方,就是有着八十余年历史的筑地市场了,它并不是谁都能进去买买菜的菜市,而是汇集了日本各路批发商、分销商的专业市场。专门挑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假装自己是家庭主妇,约了当地熟知市场故事的小坦姐一同去逛市场。

筑地市场分为场外市场和场内市场,场外市场多是为了在筑地市场工作的商人提供日常饮食而存在的,这里贩售拉面,牛肉丼,玉子烧,草莓大福等等和海味并不相关的食物,慢慢的,不少市民和游客也成为了这里的座上客。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仅仅是场外市场就已经相当之大了,这让只到过一家海鲜市场的我不禁瞠目。除了美食之外,还有海产、蔬果、干货、厨具的零售。许多从未见过的小东西,在小坦姐的讲述下,都变了有意思了起来。

比如晒干烤焦后的河豚鱼鳍,放在80度的清酒或烧酒中浸泡,是在北海道一带颇为流行的下酒方式,和中国传统的“虎骨酒”有异曲同工之妙。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更有意思的是,许多在市场里看似不起眼的小摊位,背后都有着不可小觑的文化力量。

譬如这家叫做纪文的铺子,专门卖炸鱼饼。每逢新年之际,在日本买能够买到关东煮跟炸鱼饼,基本都是出自他家之手,那几天的营业额,更是达到了全年营业额的一半之多!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再如这家叫做吉泽商店的高级和牛肉店,从贩售原材料的店逐渐发展为日本首屈一指的高级料理店,开设在银座,这家店铺被日本观光厅厅长誉为可以代表日本最高水平展示给全世界的高级和牛店。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即使是简单的一串玉子烧(鸡蛋卷),也藏着大大的学问。这家叫做筑地山长串玉的玉子烧,是在筑地市场不可错过的一道美食。厨师将混合了鱼汤汁的蛋液均匀铺在店内特制的锅子里,使得玉子呈现出特别软糯的口感。

日本人喜欢吃甜度较高的玉子烧,但现在为了追求健康,山长玉子烧会把甜度在原有的基础上降低,并询问客人是否需要“1/2甘”的玉子烧。

在筑地市场卖玉子烧的商铺有很多,不同商户之间的经营理念,透过一个小小的摊位便可见一斑。比如山长串玉的销售方式就比较灵活,将玉子烧的制作过程给食客现场表演,达到既好吃又好玩的效果。另有一些商铺将玉子烧做成了不同的口味,抹茶、樱花,五颜六色甚是好看。而也有许多店铺仍然坚持着传统的口味与贩售方式不变,古板又可爱。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走在场外市场,每家贩售鲜鱼的店铺门前都会摆一只大大的金枪鱼头,每天一条新鲜的鱼,顺便还有一个关于金枪鱼拍卖的有趣故事。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数据显示,全世界捕获的每五条金枪鱼中就有至少一条会被松岛筑地市场进行拍卖,这里每天会拍卖出上千条金枪鱼,而金枪鱼拍卖,也成了游客们唯一有机会在上午九点前进入场内市场的机会。

筑地市场的金枪鱼拍卖,每日只有120个名额,按照参观顺序,先到先得,想要参观拍卖,必须放弃睡懒觉,凌晨四点之前来排队,若是遇上周末,甚至需要半夜十二点开始排队了。

筑地市场的金枪鱼拍卖是用行业术语进行的,即使懂得日语,也不能完全参透其中含义,外行游客在这里,多是看看这股热闹劲儿而已。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过了九点钟,游客便能进入场内市场了,地上满是清水,昭示着这里刚刚进行过一场热闹的海产品贩售。场内的招牌多为白底黑字,稍有些冷,遇到少数黄底黑字的招牌,便显得温暖了不少。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有着八十余年历史的筑地市场,因为东京奥运会的缘故,马上就要迁走了。场内商贩也多为家族经营,不少年轻人念过书,朝九晚五的工作过几年后,发觉当个白领不过也就这样,反而倒是踏踏实实的回到筑地,跟着家中长辈一起做起贩鱼的生意来。

这个筑地市场,就也变成了年轻的市场。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紧挨着筑地市场的是波除神社,当地商人跟渔民深知市场是个杀生的地方,因此在神社中供奉了不同动物的冢,以表纪念。譬如玉子冢就是为鸡蛋立的坟墓,海老冢是为虾立的坟墓,吉野家则是为牛立的坟墓。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什么?吉野家?

对,原来世界上第一家吉野家,吉野家的本家店,就发迹于筑地市场。

速食时代的我,听到吉野家感到无比亲切,一碗牛肉丼,不知道多少次填满了我的肚子。忍不住拍张本家店的照片留念,而听小坦姐说了才知道,原来在比较传统的日本女性思维中,牛肉丼是“男人饭”,是干苦力或出卖劳力的人才会吃的“糙饭”。直到今天,一些年纪较大的日本女性仍然不愿走入专卖牛肉丼的店中吃饭。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位于场内市场饮食店区域的几家餐厅,被认为是离鱼市最近的地方,故这里的寿司也最新鲜。门口络绎不绝排队的食客,也恰恰证明了这一点。在一家门帘小小的“寿司大”餐厅,等位的人已经排出门了好远。在这里,想吃到最新鲜和美味的食物,着实是要苦下一番功夫的。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离开筑地市场,东京下起了雨,这也是入夏以来最冷的一天了吧,在雨中跑到银座的蟹道乐,点了一些螃蟹火锅,和着豆腐和青菜一并吃下。菜肴虽然精致,但却总是少了些两人团坐在小屋中的温馨之感。

真想找个人每天一同煮火锅啊。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冬瀑 | 第二幕 歌舞伎

东京和渡边淳一本无太大联系,只是听当地人说,渡边经常出现在银座一带的高级俱乐部里。俱乐部里一同喝酒的女郎都不是我们传统思维中的陪酒女,而是更像经过专门训练,有着高学历和素养的女公关。

听说训练这些女公关的妈妈桑,只要跟来俱乐部里喝酒的男人聊上十分钟,就能看出这人未来是否有发展。

倘若渡边经常接触这样的女中“精英”,那也就难怪能够写出如此深谙男女之道的文学作品了。

艺术与生活,总是不分家。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久木和凛子喜欢看的传统戏剧,除了薪能之外还有歌舞伎。歌舞伎在日本的地位,与京剧在中国的地位相似。从17世纪起源开始至今,演员中只有男性。歌舞伎三个字是借用汉字,歌代表音乐,舞表示舞蹈,伎则是表演的技巧。

在同名的歌舞伎町已经很难找到传统戏剧了,然而在东京银座的歌舞伎座,还能够看到十分正统的歌舞伎表演,这里也是世界唯一专门上演歌舞伎的剧场。

歌舞伎座上演的剧目不少,除了按照席位收费之外,还专门为游客设置了位于最后一排,价格较为低廉的专区。虽然游客专区不能完整的看完整场剧目,但是对于想要浅尝辄止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歌舞伎座除了上演剧目外,还有歌舞伎演出相关的实物服装和小道具等物品,包括一些有趣的拟音发声设备。除此之外,就连整座歌舞伎建筑本身,都是一副精妙绝伦的作品。

歌舞伎座的版权意识做的极好,和上演剧目有关的一切影像都不能够拍照。如果着实喜欢的话,可以在纪念品店中购买剧照。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Tips

地址:Harumi Dori, 4 Chome-12 Ginza, Chuo-ku, Tokyo

到达方式:银座线

、丸之内、日比谷线在银座站步行5分钟;都营浅草线-东银座站出口

感叹在日本从未赶上任何自然变换美景时候,小坦姐告诉我,两年一度的神田祭马上就要来了,这个与京都祗园祭、大阪天神祭齐名的,日本三大祭祀活动之一的神田祭,也是东京最有名的节日。

去年此时来仙台,遇到了一年一度的青叶祭,今年此时来东京,又遇到了两年一度的神田祭,看来虽然与美景无缘,但是五月的日本,却总能遇到不少深入了解人文的节日。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从江户时代开始,神田祭流传至今,也有“天下祭之称,是为了宣扬江户总镇守,也就是现在的东京的威名,而举行的神田明神的祭祀。

神田祭一般在每年5月15日左右的周六举行,前前后后的相关活动会持续大概十天的时间。在东京的这个周六,刚刚好是神田祭活动最热闹的一天。

从星期六的上午开始,游行队伍便浩浩荡荡的在秋叶原、大手·丸之内、日本桥和神田周围巡回游行了。这日虽然暴雨,但是参与游行的人依旧大声的喊着口号。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外行人看起热闹来,更觉神田祭有趣,众人抬着各家制作的神龛神像,逶迤而行,队伍中有骑马的神宫、步行的妖怪、凤凰的神辇、狮头的花车等,奇形怪状、不一而足。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有了看青叶祭经验的我,早早在下午四点钟时到神田明神大神与等着,等着游行的队伍最后来到这里,以每个商户为集体,进行祈福。每支抬辇的队伍都有百十号人,男女不限,着装统一。浩浩荡荡的万人队伍沿着30多公里的游行线路周行一圈,再从人山人海中一阵吼喝,涌入本已水泄不通的神社当中。

这种热闹的景象,在大陆怕是看不到了,然而在台湾,却还能够欣赏到如此传统的祭祀活动。

有些失掉的东西,只能去他乡寻找了。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Tips

神田祭两年才举行一次,时间需要提前查询,可以在神田祭的官方活动网站上查到详细的日程和线路安排。

http://www.kandamyoujin.or.jp/kandamatsuri/event/

我终于还是没能鼓起勇气去轻井泽,因为怕到了带着潮湿气息的林中别墅里,回想起久木和凛子最终诀别的画面。

久木不再犹豫了,他伸开五个手指紧紧攥住了玻璃杯,把它拿到自己的嘴边,一仰头喝了一大口火焰般通红的液体。

奇怪的是他感觉不到一丝苦涩味儿或者酸味儿,不,也许感觉到了味道,但他一心只想着要把它喝下去。

久木咽下了一部分,感觉酒汁进入喉咙后,迅速把嘴里剩余的毒酒注入了神情安详而满足的凛子的红唇里。

躺在久木怀抱里的凛子,十分顺从的,就像婴儿喝奶一样,拼命的吮吸着。

嘴对嘴注入的鲜红的酒汁,不一会儿从凛子的嘴角溢了出来,顺着雪白的脸颊淌落。

久木凝望着凛子,感到无比的幸福。这时突然袭来的窒息使他拼命挣扎着,用尽最后的力气叫了声:“凛子……”

“亲爱的......”

这雾笛般飘然远去的短促声音,是两个人留在这个世上的最后的呼唤和绝唱。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想了很久应该用什么样的笔触来评价这段故事,翻了好多书评,看到这一句时,终于觉得无比恰当:

在爱与幸福的巅峰时刻紧紧拥抱着彼此死去

路过的人赞叹他们的勇气,也觉得他们有病。

然后转身用自己也听不见的声音说:

“真羡慕啊,遇到这样的爱情。”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獨行日本| 東京,鎌倉,箱根,真羨慕啊,遇到這樣的愛情 序 | 失樂之園 假如

关于作者

蘑菇张-NKU,世界的观察者,记录故事的人。微博旅行家、微博签约自媒体、酒店体验师。与多家旅游网站保持良好合作,并担任专栏作者。长期供稿于《环球时报》、《中国国家旅游》、《中国新闻周刊》、《云端》等高质量杂志、报纸。以旅游体验师身份被《人民日报》、中国新闻网等多家主流媒体采访,个人纪录片在优酷网站阅读量超过200w。

新浪微博:蘑菇张-NKU

微信订阅号:withmushroom

个人微信:moguzhangweixin

免責聲明:文章來自於國際博客平台,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網絡信息侵權保障索引
熱門文章
東京的自然風光,可以去這幾個景點體驗:高尾山,奧多摩湖,未來號水上巴士觀光,隅田川,不忍池
東京美食,推薦這幾家餐廳:淺草今半(國際通店),無敵家,日本料理Harushama,今半別館,鰻割烹伊豆榮(本店)
淺草寺,銀座,台場,新宿御苑,六本木HILLS都是東京非常熱門的景點,非常推薦第一次來香港的朋友前去一看
交通很方便的,在東京站直接乘坐JR新幹線就可以到富山了。車程大概兩個半小時不到。
在東京站坐北陸新幹線到金澤(乘車時間是3小時40分鐘,13850日元),換乘濃飛巴士到白川鄉(乘車時間是1個半小時,1800多日元),只是金澤到白川鄉的濃飛巴士是需要提前預約的,不知道您到達金澤後是否可以預約到當日的巴士。您到達白川鄉後還準備去哪?準備回哪裡?如果返回東京或者是到名古屋大阪京都方向就需要購買JR全國劵,按照您的遊玩天數預定7天套票就可以了。金澤---白川鄉單買票就行。
1)由羽田空港乘單軌快速至松浜町站5站19分鐘492日元2)松浜町換乘JR 大宮行至上野站7站15分鈡168日元3)JR 公園口出站步行3分鐘可迖

Trip Moments

ByHechenwen

在東京

ByMio

在東京

Byjiajiatravel

在東京

ByRebecca-Rui

在東京

ByMin Hua Emily

在東京

ByHechenwen

在東京

相關航班

東京
香港東京
2020年4月20日-2020年4月22日
Round trip

FromHKD1301.02

東京
香港東京
2020年3月18日-2020年3月23日
Round trip

FromHKD1461.71

東京
香港東京
2020年4月22日-2020年4月29日
Round trip

FromHKD1562.55

東京
香港東京
2020年3月28日-2020年3月30日
Round trip

FromHKD1625.72

Trip.com 為 Trip.com Group Limited 的旗下品牌,是全球領先的旅遊服務供應商之一
Skyscanner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