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從此簡單

Jason and Rita 共旅仙本那

Jason and Rita 共旅仙本那

環遊安利君
2019年10月6日7810

在巴夭语和马来语中,仙本那(Semporna)意思为完美的。城镇被绿松石般的Sulawesi 海的海水包围着,星罗棋布的离岛、纯净的白色沙滩、自然成林的棕榈树和五颜六色的珊瑚礁,构建出一个现实世界中的梦境之岛。

昆明

2017年11月1日11时30分,Jason and Rita带着两个行李箱来到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办理登机。由于是国际航班,需要办理行李托运、安检和过海关,担心排队的人多,所以提前3个小时来到了机场。

果然人多!遇到了格力公司的团队出游和另一个旅行团,办理登机牌和行李托运就两个窗口,所以排队办理就用了1个小时。然后我们一路小跑,直线加弯道超车到格力团和旅行团前面,顺利通过了安检和海关。14时27分Jason and Rita搭乘的祥鹏航空8L835次航班在跑道上加速,随后向马来西亚沙巴飞去。

亚庇

3小时54分钟后,18时21分8L835次航班的空客320飞机平稳着陆在沙巴亚庇的哥打京那巴鲁(Kota Kinabalu)国际机场。Jason and Rita走出机场,看见接机小哥正举着名字牌在等候。大约20分钟后,车停在了市中心的香格里拉酒店门口。作为老牌酒店,装修略显年代感,微笑服务十分周到。

办理入驻之后,稍作调整,David的微信信息告诉我们他已在酒店门口了。David是马来西亚华人,仙本那阳光快乐游潜水俱乐部潜导。我们预定了David的三天仙本那跳岛潜水游。不过从现在开始,David就是我们的专属导游了。

亚庇的夜晚不算喧闹,城市的华灯已经点亮。Jason and Rita走出香格里拉酒店大门,坐上David的小车后座。David反戴着棒球帽、黑框眼镜刚好适合他的微胖脸型,一手搭载方向盘上,半转过身,用带有台湾腔的普通话问我们:“还没有吃晚饭吧?你们想吃点什么?”

我说:“都可以吧。随便吧。”

David:“这样,你们来选,想吃面呢?还是饭呢?”

我:“饭吧。”

David:“饭的话,有套饭、肉骨茶、炒菜的,想吃哪一种?”

我:“肉骨茶!”

David:“OK!我们去这里最好吃的新记肉骨茶。”

就这样我们解决了来到亚庇第一晚不知道吃什么的问题。David开着车经过两条街又绕进两条小巷,来到新记肉骨茶的门口。让David都没想到的是,新记肉骨茶没开门。David还自言自语的说:“这家不是休息星期一吗?今天星期二呀,怎么没开呢?” David马上微笑的对我们说:“没有关系,我带你们吃炒菜吧!” 再次发动汽车,大约10分钟,来到了一出路边小餐馆。在路上David就跟我们说:“是他们本地人吃的小餐馆,旅行团是不可能去这种小餐馆的。”来到小餐馆门口,顿时感觉到了当地人的生活气息。小餐馆是一栋2层楼的小房子,餐桌全都在一楼室外的大雨棚下整齐的摆放着。室内是一个开放的大厨房,炒菜的锅碗瓢盆和准备的食材都在这里面。没有菜单点菜,直接在厨房里看着有的食材说:“弄个什么什么,炒个什么什么。”我尽往没见过的菜点,麻利的点了两个鱼、一个咕咾肉、一个蔬菜类、三杯自制饮料,当然都是David帮我翻译的。David担心我们吃不惯马来菜的口味,还用桌上的佐料给我们弄了一个调料碟。一会儿菜就陆续上桌,我们边吃边聊,才了解到亚庇在欧洲人的说法是“婆罗洲”, David告诉我们:“你如果跟欧洲人说亚庇,他不知道是哪里,如果你说婆罗洲,好,他知道了。”饭后David把我们送回酒店,并约定明天在机场见,一同前往仙本那。

亚庇

2017年11月2日早上,Jason and Rita穿上T恤短裤和拖鞋,在酒店餐厅吃早饭。酒店的自助式早餐很丰富,各种糕点就是十几种,还有不同口味的粥、米饭、炒菜、面食等。用完早餐,我们在亚庇市里走了走。早上8时30分的亚庇,人不多,街道显得格外宽敞。马来西亚的车都是靠左行,所以过马路要先看右边、再看左边,跟国内正好相反。10分钟左右就从酒店走到了海边,海边酒吧的桌椅还保留着夜间客人happy的迹象,平静的大海似乎也还没有醒来。

10时30分,Jason and Rita带着行李来到哥打京那巴鲁(Kota Kinabalu)机场,David背着一个大包,微笑着像我们走来:“Hello!你们到了。时间差不多,我们进去吧。” 从哥打京那巴鲁(Kota Kinabalu)机场的候机大厅看出去,可以看到远处的海岸和离岛,等了大约1小时,我们的亚航AK6266航班在跑道上缓缓驶来。登上飞机,飞机上的语音播报分别用马来语、英语和中文广播着注意事项,50分钟之后,飞机到达斗湖机场。换乘汽车1小时后,到达了梦境之岛仙本那。

仙本那

汽车直接开到了Seafest Hotel的大堂门口,Waiter微笑着打开酒店大门。Checkin之后已是下午3时了。Jason and Rita决定在仙本那小镇上走一走。小镇虽小但应有尽有,大酒店有海丰(Seafest Hotel)、诗巴丹大酒店、大西洋酒店等,水上度假屋有龙门客栈,还有很多小民宿。除了一家大超市和KFC之外,小商店、小餐馆、海鲜酒楼在小镇的道路两旁比比皆是。

还有很多当地居民或提着水桶或端着水盆,向过往的游客叫卖生猛海鲜。我们两个吃货本来就没有吃午饭,哪里还忍得住,这个桶里瞅一瞅,那个盆里看一看,Rita忍不住问了一声:“How much?”一下子围过来十几个人都把自己的海鲜往我们面前递过来,说着听不太懂的当地英语。这个场景一下子把我们两吓住了,这么多人围着想跑都跑不掉,只能一直说着:“No...No!”怎么办呢?正在这时,微信信息来了,David说开车来酒店接我们吃晚饭,Rita用语音告诉他:“我们在街上被卖海鲜的围住了,快来救我们!”一眨眼的功夫,David已来到我们旁边,他用马来语招呼着这些卖海鲜的人们,喧闹的场景安静了许多。我们告诉David我们想买点海鲜去加工,David表示没问题。接下来的事情就是David一会用中文跟我们说,一会儿用马来语跟他们说,随后花了50马币买了3只超大濑尿虾,这才突出重围了。

David开车带我们来到一家名为阿龙饮食店的餐馆,把买来的大虾加工,另外还点了奈莽鱼、山猪肉和Rita最爱的蒜蓉藤藤菜,再配上店里自制的芒果沙冰,真是超赞的!David告诉我们:“你们还没有遇到找你们要钱的小孩吧?” David 继续说:“镇上会有小孩找游客伸手要钱的,千万不能给!因为镇上这些小孩都是相互通信的,镇又不大,一个小孩要到了,就会告诉镇上其它小孩,很快就会有几十个小孩来围着你要钱,哪来这么多零钱给呀?到时候怎么办?”我们一脸明白了的表情。David接着说:“等会儿我们去超市买点饼干糖果之类的,明天我们去看望巴瑶族。”

敦沙卡兰海洋公园

2017年11月3日8时30分,Jason and Rita在海丰酒店用完丰盛的自助早餐后,步行了3分钟便来到了仙本那码头与David碰面,登记后登上了阿威哥船长的快艇,向海中央飞快的驶去。

第一站来到了敦沙卡兰海洋公园。敦沙卡兰有大大小小8个岛屿,其中加亚岛,睡美人岛,曼达布安,美嘉岛,军舰岛。除了军舰岛是部队驻守之外,其他三个岛都有巴瑶族的村寨。David安排了一位马拉人跟我们带路,登向海洋公园的最高峰。海岛爬山与在内陆爬山完全不同,没有铺好的石梯盘山而上,只有泥土与植物的芬芳。行走在阳光透过树林的茂密丛林里,颇有探索发现荒野求生的味道。600米主峰的海拔并不算高,对于Jason and Rita这两个在山城长大的孩子来说算不挑战。主峰眺望,敦沙卡兰海洋公园的各个小岛和斑斓的海水尽收眼底,双色海面上呈现出了一个天然心形。

回到船上,立即驶向我们的第二站,去看望巴瑶族。在船上David向我们介绍起巴瑶族:“巴瑶族是本地的土著民族。由于他们的祖先是海盗,周边的国家都不接纳他们,所以他们到现在是没有国际、没有国家承认他们身份的一支部落,他们只能生活在属于他们自己的那篇海域。”Rita:“那他们怎么生活呢?” David:“现在马来政府会每个月将救济的物资送给他们。”话说完,我们已经进入巴瑶族的海域了。

巴瑶人看到我们的船来了,纷纷用力的划着自己的小木船向我们靠拢。不一会儿的时间,我们的船周围就已经爬慢的巴瑶人。David叫我们把昨晚买的东西都放到船中间,以免被随手拿走。David告诉我们:“他们有自己的语言,我也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他们是不会上我们的船的。不用害怕,可以和他们拍照录像的。” 他们站在自己的小木船上,手拉着我们的船舷,很多小男孩都是赤露着上身,女孩的衣服很旧,有些女孩用一种黄色泥土涂在脸上。虽然这样,同他们拍照的时候都会露出可爱的笑容。虽然语言不同,但他们会用眼色告诉你,可不可以多给她一块饼干。随后我们将准备好的饼干糖果等食物分成很多小份,准备分发给他们的时候,他们的情绪开始高涨了,每个人的手都尽量向我们伸来,嘴里大声喊着:“Hello!Hello!Hello!”我被这个场景震撼了。Rita正手忙脚乱的将饼干等东西分给每一位巴瑶人,我也开始帮忙分发。不久东西就已分完,我们的船开始慢慢离开了。很多巴瑶人划着自己的小木船也离开了,而有一个小男孩或是舍不得我们离开又或是想送我们一程,划着自己的小木船一直跟在我们后面。

在船上吃过午餐之后,我们的船驶向了军舰岛。从空中俯视军舰岛,酷似一艘乘风破浪的巨型战舰。在船头前面有一大片白沙滩,海浪漫上来的时候,只见翠蓝色的海水在翻滚。Jason拉着Rita踏着海浪、迎着海风、披着阳光向着海天一色的方向跑去,此时的海天只属于我们两个人。

一只小海蟹随着海浪爬上沙滩,Jason and Rita带上浮潜眼镜,跟着David一起飘在海里。军舰岛海域的水下世界格外的缤纷多彩。阳光穿透海面形成一道道光束直插海底,在形态万千的珊瑚上闪耀着光斑。David向我们做出一个数字“六”的手势并左右轻轻翻动,然后向海底的一处指去。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只大海龟正伏在一朵祥云状的黄色大珊瑚上。海龟眼睛微闭,它也在享受着午后的海里阳光。各种热带七彩鱼成群结队游在我们下方,犹如在欢迎我们来到它们的世界。Jason and Rita不知浮潜了多久,随着David一起将头探出水面,才发现阿威哥的快艇已在我们附近的海面上等侯着。我们登上快艇,向回程的方向驶去。

马达京岛(Mataking island)

回到仙本那码头,David问我们:“明天是深潜还是继续浮潜?”我好不由于的说:“当然深潜啦!” David:“确定了!明天早上8点半来试衣服。”

2017年11月4日8时30分。Jason and Rita来到仙本那码头阳光快乐游潜水俱乐部的设备准备处,前台一胖一瘦两位本地帅哥正在忙着。瘦瘦的帅哥看了我们两人一眼,对着屋里喊:“S、XL。”里面出来一人,手里拿着两套深潜服分别递给了我们。试过深潜服之后,我们再次登上阿威哥船长的快艇,向马达京岛(Mataking island)出发。

马达京岛的海面如果冻一般的透明,几只小船悬浮在翠绿色的海面上。阿威哥船长将船停在离岛不远的海面上。与我们同行的小金猪(北京女孩)、一同(大连女孩)、一对马来西亚父子已经穿好了深潜装备坐在船舷上,伴随着水声和浪花,纷纷翻入海中,消失在翠绿色海里。

David:“你们来个跟我们上岸。”船到岸边后,我们提上我们的潜水装备上了码头,坐在木梯上。阿荣哥已经穿好潜水装备,双手叉腰站在我们前面,颇有教练风范。阿荣哥:“首先呢,我们要在这里学会三个技巧,分别是平衡耳压、面镜排水和呼吸头排水。” 阿荣哥接着说:“平衡耳压的方法是用两个指头捏住鼻子……”阿荣哥边讲边示范,我也一丝不苟的跟着做。三个技巧在学习了一遍之后,David给我们将了潜水装备的使用。首先穿上连体潜水衣,接着是带配重,然后是背上氧气装备背心,最后带上潜水面镜和脚蹼,像两只鸭子一样向岸边沙滩的水里走去。阿荣哥在前面示意我们停下来,带好面镜、含住呼吸头,双腿跪下去,这个人都浸泡在海水里了。接下来的我们在沙滩岸边的水里重复做了两次三个技巧。阿荣哥用手势:“Give me five!”击掌之后,阿荣哥在我们身后拉着我们往海底游去。

不到几米,耳朵的刺痛十分强烈,我一直做耳压平衡,但无济于事。阿荣哥不断用手势问我OK?OK?我反复指着耳朵回应不舒服的手势。阿荣将Rita交给David,随后将我拉出水面。阿荣哥着急的说:“我都在做耳压平衡了,你都还不做!我摸你的鼻子就是提醒你该做耳压平衡了。要记住,耳朵有一点点不舒服就要做,都痛了才做就不行了。”我说:“好的,知道了。” 阿荣哥:“现在怎么样?没问题我们再下。”我们再一次向海里潜去。这次我记住了阿荣的话,不停的做着耳压平衡。果然没有再出现之前的刺痛感。而这时眼前的景象深深的吸引了我。

彩色的珊瑚礁层峦叠嶂,各种颜色形态新奇的海草慢慢飘动着,真想伸手感受它们的柔软。数不清也说不出名字的彩色鱼群在我们身边游动。阿荣哥重新拉着Rita和我,并指向前方。一只大海龟伏在珊瑚礁上。几只小丑鱼正躲在软软的珊瑚草里偷看我们。靠近那片珊瑚草,轻轻扇动,草面打开便露出了小丑鱼的全貌。刚一露出,又立刻躲进了旁白的草里。继续向前,珊瑚礁上贴着蓝色的海星,珊瑚之间的缝里有许多浑身长满长刺的黑色海刺,又见一只海龟在前方游动……

慢慢的,Jason and Rita浮出水面上了岸边沙滩,向停船码头走去。我边走边问阿荣哥:“我们这一身装备有多重呀?”阿荣哥:“差不多25公斤。”我:“怪不得我走这么慢。” Rita一听25公斤,立刻说:“我感觉走不动了。”在船上脱掉装备,冲上一杯咖啡,听小金猪、一同、Rita在聊着海底见闻。阳光晒在我的背上,我也回想起刚刚的潜水体验。我的第一次深潜就这样给了仙本那。

马达京岛(Mataking island)

听到码头上有人在欢笑、尖叫,Jason and Rita也被吸引了过去。David从后面跑上来,手里拿着GoPro,边跑边说:“我们去跳海!”马达京的码头是用木头搭建的,白色的木头架子从岸边向海中伸过去,在尽头做了一个尖顶。尽头没有护栏,下面是透明的海水。在仙本那码头给我们准备潜水装备的本地胖帅哥也在这儿。须臾之间,只见他一个前空翻跳出了码头,随着“嘣…哗啦啦!”的水声,水花四溅,他已漂浮在海里。David二话不说,一个鱼跃飞出码头,也飞入了海里。我紧跟后面一个大步跨出去,整个身体快速下坠,水花溅起,身边飘出无数气泡,我已完全融入海水里。

一出水面就听见David说:“没拍到,还得来一次!”我郁闷的向岸边游去,边游边想:“David肯定是故意的。”突然右脚脚底一阵刺痛,像是被刀划了一样。我游到船边拉着扶手上了船,将右脚搭在左腿上,才看到我的脚底有一条大约3CM长的口子,血随着流了下来。船长阿威哥看到后买上拿出医药急救箱:“怎么回事?被珊瑚刮了?”我说:“应该是吧!”。阿威哥先用淡水给我冲洗伤口,然后用棉花擦干,随后拿出医用消毒酒精:“这个很痛哟!忍住!”酒精棉球一接触伤口,强烈的刺痛瞬间充满全身,我的脚支撑不住了,另一位水手立刻过来扶着我的脚。刺痛感一股接着一股从脚底传遍全身,我咬紧牙,握紧了船舷。经过漫长的几十秒,刺痛感慢慢消失了,而站在一旁的Rita、一同、小金猪她的表情似乎还在替忍受着疼痛。阿威哥拿出一只烟,掰断后取出烟丝敷在伤口处,再贴上一层药棉花,随后用绷带包扎好。处理完后,阿威哥递给我一只烟,他自己也点燃一只:“没事了,硬汉。”

Rita递给我一杯马来西亚咖啡。阿荣哥走过来看着我,摇摇头,“哎…”,走开了。David走过来看着我,摇摇头,“哎…”,又走开了。阿荣哥又走过来看着我:“脚痛不痛?不痛的话过会儿再下!” David又走过来看着我:“放心,这里没有鲨鱼的。” 阿荣哥:“如果有,我们会帮你拍照的。哈哈哈!”

喝完咖啡,Jason and Rita再次穿上深潜装备,坐在船舷上,左手护住后脑,右手撑住呼吸头和面镜,“three、two、one、clear!”后翻如海……

邦邦岛(Pompom island)

完成第二次没穿脚蹼的深潜后,船长阿威哥带我们来到了邦邦岛。邦邦岛属于私人岛屿,不能顺便上岛,还好阿威哥船长跟岛主是好朋友,我们可以在岛上午餐。邦邦岛上没有喧闹、没有手机型号,跟没有城市里堵车的烦恼。我们用完午餐,躺在椰子树下,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闪烁着,间或听到一两声鸟叫,微微的海风送来一丝丝凉爽,我慢慢的睡着了……

马布岛(Mabul island)

2017年11月5日8时30分,David带Jason and Rita登上了另一艘小快艇向马布岛驶去。马布岛拥有大面积的平缓的浅谈,星星点点的渔民们就在浅滩上捡着冬冬螺,还有划着小木船向我们兜售海蟹、鲍鱼等渔民。

我们的小快艇停在了马布岛的浮潜区,一位潜水教练正在给学院讲解技术要领。我们跟着David下水浮潜。David递给我们一瓶米饭,这当然是为鱼儿们准备的。米饭散在水里,各种鱼儿游了过来,时而跟随我们、时而环绕我们、将我们包围。

再次观赏了大海的绚丽之后,我们登上小快艇,来到马布岛的一个潜店(潜水旅店)吃午饭。这个潜店的房屋是建在岸边水上的,跟巴瑶族的房子很像。放眼望去,岸边的水屋已错综复杂的练成了一大片,将整个岸边遮挡住了。吃过午饭,休息了一会儿,David:“走吧,我带你们去逛街。”说着就往屋子的侧后方走去。我们跟着走过去,转过屋角才发现,后面有一条木板搭建的路。与其说是路还不如说是用各种粗细不均的木条搭的架子,架子连接在一起,看上去像一条路。走在上面,木架发出咯咯的声音,透过缝隙能清楚看到海面和水下。Jason and Rita 走得很慢,很担心架子会垮掉。David在前面回过头来说:“不用担心啦,走,没事的。”多走了几步之后,好像确实没事哈,虽然有点晃晃的。路的两边就是当地原住民的房子,他们就生活在这里。家里有在看电视的,有在木地上午睡的,还有将床单做成吊床哄婴儿睡觉的……我拖着伤腿走在最后,看着当地居民,感受着他们的真实生活。走完木架小路,走上了沙滩,远远的看到远处还有一片水屋。David指着那边说:“那就是Mabul water bungalow resort。”

马布水屋度假村(Mabul water bungalow resort)是整个仙本那海域最高档最奢华最漂亮的水上度假村。David告诉我们:“在那里住是三天两晚的方式,2700马币一个人,一个房间要住两个人,也就是5400马币了。”听到这里我们都加快了脚步向水屋度假村走去。来到了度假村与岸边的木质通道入口,便立即向度假村大门走去。这里的通道虽然也是用木板搭建的,但不会有咯咯的响声,也不会有摇晃的感觉。一辆观光车载着度假村的客人从身边驶过,我们抬头看到度假村的大门上写着“Welcome to Mabul water bungalow resort”。透过大门看到的是一栋栋的海上独栋木屋别墅。道路两旁、每一栋房子的周围都是茂密的绿色水性植物拥簇着,玫红色的三角梅开得十分艳樊。走在这花团锦簇的木屋之间,若不是看到下面的翠绿色海面和里面的魔鬼鱼,我几乎忘了这是在海上。

离开鲜花盛开的海面,平坦的土路旁是高大的椰子树林,阳光透过椰树叶在地上形成光斑。走过椰树林,我看见一条小路旁是他们的先人安息的地方。这是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马来人很忌讳将筷子插在饭上面。经过安息之地,回到了上岛时经过的居民区,有很多小孩在一起玩耍,有些没有穿衣服,甚至有什么都没穿的。从他们的房子和衣服看得出来,他们并不富裕,但他们都玩得很开心。我边走边用手机给他们拍照,小孩们看到我都很开心的笑着,要不然就是玩得尽兴的根本没时间看我。再次走上摇晃的木架回到潜店,坐上小快艇回到仙本那。

斗湖

Jason and Rita是11月5日晚21时50分从斗湖到亚庇的飞机。从马布岛回到仙本那码头,我们跨上岸边回头跟David告别:“David,再见了,今晚我们就要走了。这几天谢谢你,我们玩得很高兴。” David站在船上:“好的,再见了。以后再来玩。”我们挥手告别。晚上来到斗湖机场,登上了回程的飞机。

免責聲明:文章來自於國際博客平台,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網絡信息侵權保障索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