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HKD
常用貨幣
所有貨幣
聯絡我們
香港內 +852 3008 3268 英文/廣東話/普通話: 全天候營業
台灣內 +886 2 7703 9088 英文/普通話: 全天候營業
國際 +86 21 2226 8881 英文/廣東話/普通話: 全天候營業
App
免費下載 App

旅行 ‧ 從此簡單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環遊安利君
2019年9月25日250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七十二歲的王老太太自幼學戲,從藝已經六十年了,一般人這個年齡早就到了頤養天年的時候,可她仍活躍在舞台上。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鍘太守》這齣戲裡有兩段武打的戲,她穿著十幾公分的高靴,一招一式盡顯當年風姿。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她唱男小生,生角下來換丑角,丑角下來跑龍套,一場戲下來得反串四五個角色。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團裡最年輕的演員是四十多歲的李風敏,攻花旦。她可是鼎鼎有名的“台柱子”。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界牌關》裡“坐橋”一板戲四、五十分鐘,她站在高橋上字正腔圓地一氣呵成,不是一般演員能撐下來的。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雖然扮的是“皇後娘娘”,但絕非“娘娘命”,妝要自已畫,戲裝破了要自已縫。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娘娘”下了場還得趕緊換上刀斧手,親自“開刀問斬”。台後侯場間也充滿溫馨的樂趣。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圖左邊的這角叫馬新華,他和“台柱”李風敏是兩口子,兩個孩子一個大四一個大二,都在外地上大學,兩口子以團為家,四處奔波。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他倆夫唱婦隨,婦唱夫隨。可在《界牌關》裡就不一樣了,李風敏扮演國母娘,馬新華扮演兒子韓八寶。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新華也是個操心的命,除當演員外,他還得上台動員捐助,下場拎箱斂錢。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趁他得閒,在後台聊了幾句,他向我豎起三根指頭:“我學戲三十多年了,跟何班主(劇團老闆)三年了,舞台上的手、眼、身、法、步,生活中的酸、甜、若、辣、鹹,我是全悟了。”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那次在外地演出結束後,我替團裡向“東家”討要演出費,對方不按合同給錢還出口傷人‘就給這些,不要就滾’”。說到這裡,我看到他眼中閃動的淚花。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快該上場了,馬新華在別人的幫助下勒緊身段,生活中也是這樣,有的時候褲帶就必須使勁勒。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尉傳軍是唱紅臉的。“紅臉”是戲曲中的一個行當,他唱的慷慨激昂字正腔圓。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在中國傳統戲劇中,一般把忠臣和好人扮成紅臉,後來紅臉就成了正直的象徵。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雖然在舞台上威風凜凜剛正不阿,盡顯英雄本色,但是生活的艱辛卻使他不得不為五斗米折腰。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紅臉藏雪良是個退伍軍人,退伍後也愛上了戲曲,他在《界牌關》中演宋太,正在和演王守用的白臉唐哲柱對戲。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他們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農忙時候要回家收麥種秋,秋收後出來唱戲一直唱到麥收前。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劇團的小樂隊也就是這麼四、五個人,唱梆子戲主奏的板胡是必不可少的,有時候有樂手家裡有事請假,一支板胡、一副鼓板也就撐下來了。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鼓師徐老今年80多了,是個老藝人,他鼓板打的有板有眼,是樂隊中的總指揮。鼓師不僅要有相當的演奏水平,還須熟記演齣劇目的情節內容和全劇的音樂佈局。全出戲舞台節奏的控制與調節、戲劇氣氛的渲染,幾乎無一處不與鼓板的指揮有關。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劇團的班主也是個地道的農村人叫何貴森,69歲了。2012年成立了這劇團,近年來陸續投資二、三十萬元購置了戲裝、道具、流動演出車等,現有演員、樂隊二十三人,一兼多角。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除演出傳統劇目外,近年來還配合政治形勢教育,自編自演了新戲《焦裕祿》《一塊手錶》《兩張戲票》等小戲。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劇團主要收入來源是農村演出中的“包戲”款,(又稱“堂會”)聽戲群眾捐助和地方文化工程扶持款,杯水薪車,僧雖不多粥卻更少,近年來虧了二十多萬,錢緊時賣了自家養一群羊和百隻鵝,又向三個孩子要了幾萬度度難關,經營處於危機之中。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若沒有人包場唱堂會,平時演出就要像這樣,幕間演員拿著紙箱走下台到群眾中“斂錢”。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今天有記者跟隨採訪拍照,演員唱的有勁,看戲的群眾興致也高,這一場收了400多元錢,比哪場都多。演員們笑了。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也都不容易呀,400多元都是這樣由散散的零錢兌成的,甚至還有角、分幣。最大的一張面值是20元的,那是我替老母親捐的。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年輕觀眾的流失、青年演員的斷檔也是傳統地方戲生存的“命門”。但老何堅信,隨著習總參加的全國文藝座談會精神的落實,傳播正能量的傳統地方戲必定會得到更多的重視和扶持。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我問老何:不賺光賠你圖啥?老何慘然一笑:看到那麼多老人喜歡聽戲,我高興,也甭說什麼弘揚民族文化那些崇高的詞,我就喜歡咱家鄉的梆子戲,就好這口!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採訪結束時老何在後台接電話,聯絡著下一個台口,舞台上鑼鼓喧天聽不清楚,他不得不堵起一邊的耳朵。路再艱難,也得往前走呀。

傳統地方戲 在夾縫中消亡或重生
免責聲明:文章來自於國際博客平台,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網絡信息侵權保障索引
Trip.com 為 Trip.com Group Limited 的旗下品牌,是全球領先的旅遊服務供應商之一
Skyscanner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