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免費下載 App
聯絡我們
香港內 +852 3008 3268 英文/廣東話/普通話: 全天候營業
台灣內 +886 2 7703 9088 英文/普通話: 全天候營業
國際 +86 21 2226 8881 英文/廣東話/普通話: 全天候營業
語言
HKD
常用貨幣
所有貨幣

旅行 ‧ 從此簡單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環遊安利君
2019年10月6日220

身边常有些人问我为什么一直喜欢折腾,那是因为...我想活着,也许证明自己活着,我害怕过了30岁就死了,活在别人阴影中,或者是在模仿自己或他人中度过,日复一日,更装腔作势的重蹈覆辙,我只是想,跟着自己的心,能走多远就走多远,给余生少留一点遗憾。仅此个见,不喜勿喷。

30岁的某一天,再次开始了旅行,这次是徽州,总结了一些文字。通过网络攻略,一些好友的推荐,制定初步路线,一个人走自由、安静,我习惯把旅行跟旅游区分开,旅行更像是修行,除了可以愉悦内心,很多方面也可以得到提升。

此行主线是一府六县:徽州府及所辖的歙县、黟县、绩溪、婺源、祁门、休宁。

交通

几经计划,几经组合,最终选择飞合肥,乘坐高铁到达泾县,再从泾县乘坐班车到达查济。(合肥机场大巴到达高铁站1小时左右,需注意间隔时间,从泾县短途汽车站到厚岸的班车,车程1个半小时,55公里,7点首班车,17点末班)

查济村

安徽省宣城市泾县桃花潭镇辖村,距离桃花潭20公里,以古宅、桥梁、庙宇、祠堂为主,是我此行印象比较深的村落,商业气息淡,多为艺术院校写生基地,村中多数人查姓。

门票:景区票价60元,通往外界道路较多可逃票

DAY1

到达泾县已经是晚上7点多,开往厚岸末班车已经发车,在泾县暂住一晚,安顿下来,简餐入睡。

查济古村

DAY2一早,乘坐7点半的公车,经过1个半小时到达查济村。下车便是景区入口,有人查票,村落通往外界路口很多,均可逃票。到达查济村10点左右,时间还早,在周围的村子转转,体会原生态的古镇生活,人们在这里持续着不变的生活,烧水、做饭、修路、洗菜、孩子们校园生活,这也是我第一次这样近距离接触徽派建筑,徽派建筑跟江南水乡本质区别在于,前者依山建屋,傍水结村,白墙黑瓦,无窗天井采光,砖雕石雕木雕技艺精湛,江南水乡依水而建,雕梁画栋,更为精致秀美。

午后回到查济,在一座可以俯视全村的老宅住下,这里是最佳拍摄点,处于河道转弯部位。饭后小憩,提着相机游走于查济村中,这个季节游客罕至,村子原始且平静,甚至静到只能听见潺潺水声。

天色渐晚,路灯渐渐点亮,街道却空无一人。在客栈点了两道当地特色的冬笋跟腊肉,喝着当地自酿的青梅酒,微醺,美哉。

夜晚在客栈天台,仰望漫天星空,抿口酒,可以清晰看见中间那一道不是很凝聚的银河,那一刻感觉整座小镇整个星空归我所有…梦ING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白墙黑瓦马头墙,既徽派建筑最明显的标签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交通

从查济村附近新丰乡有直达太平县的班车,没有公示牌,班次很少,碰运气赶上12点。到达太平转车到汤口,但汤口这几天去宏村的班车停运,转乘到达屯溪,择日启程。

屯溪:孕育了享誉中外的徽商、徽菜、徽剧、徽派建筑、徽派盆景、新安医学、新安画派等。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因为几天劳累疲惫,昏睡过头,8点来到客栈天台,满城雾气还未减退,四面环山,山村天气上午云雾缭绕,下午却万里无云,变化莫测。住在全村最高的客栈,这里有客栈自制的观景台,登台拍了几张全景匆匆出门,卸下背包没有太多的重负,悠然自得走走停停几个小时,村庄游人罕至,客栈周围住着哑人,听老乡说他是上山砍柴跌入深坑,救起后就不会说话,智商也受到影响,现在孤身一人生活,但是心很善,看见邻里拿着重物都会主动过来帮忙,也喜欢跟着我,也许对我这个生人感兴趣吧,跟我做着各种鬼脸,顽皮的像个孩子。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近午回到客栈,跟老板描述了行程,本打算返回泾县坐车,老板帮忙重新规划了路线,骑摩托车把我送到064县道,从这里乘坐班车去太平县,转车汤口,再到宏村。到了汤口,去往宏村的班车停运,只好改变计划晚间住在屯溪,第二天一早中转。

去屯溪的车上结识吉林油画师老魏,来自吉林农村,为人憨厚,衣着朴实,对于古村落,他与我蛮合拍的,他来采风素材,回去绘画卖钱,一路上相聊甚欢。到达屯溪一起游走老街,一起领略安徽特色毛豆腐、臭鳜鱼、冬笋、黄山蕨菜。晚间住在青年旅店,老魏很健谈很热心也很谨慎,他不懂网络,不吸烟喝酒,无不良嗜好,只是单纯的喜欢画画,使用的手机也是非触摸屏的,用最最低端那种早已被我们淘汰的数码相机记录,再进行艺术创作。人很实很真,就是这样一个不符合这个年代特性的人与我一起,共同游走着安徽…

交通

屯溪到黟县大巴8:00首班,每一小时一班,末班16:00

宏村

知名景区,门票均104元,华而不实,西递则感觉可以从行程中抹去。

早起开始蒙蒙细雨,跟老魏在汽车站前吃了点面条水饺,匆匆分别了,老魏开始有点腼腆,熟悉之后有点话唠,农村走出的艺术家,电子设备都是古董级别的,很节省,但还争着请我吃饭,打车也抢着花钱。我答应他,把自己的照片分享给他,留下了我的号码,只不过到现在也没有收到他的电话,也许弄丢了,也许另有想法,总之这一路陪伴非常开心,希望他一直好运。

到了宏村汽车站,站内便有去宏村的小巴(车费15)。到达宏村,票价104元,登录身份证可以反复出入景区。在古镇的西北角落找到预定的宏村青旅,敲开门,淡季接待起的晚,入住60元四人间。这里青旅保留原始建筑风貌,为木质老宅,木质香味很浓,古色古香。卸下背包简装出门,在宏村景区采风。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打听到塔川位置,随即进发,路上遇到一对同行的夫妇,他们是准备塔川木坑竹海、协里环穿,说是四公里,到达塔川是2公里,那样3小时也会返回宏村,于是我们就搭伴在雨中徒步上路了。深秋叶子都已经凋谢,稻田都已收割,只留下枯萎凋零的景象,还有一片水杉,能够想象到秋季的火热情结。

塔川民居出来接着转向木坑竹林。实际行程与预期不符,步行3公里左右才到达竹海景区,但景色证明此行是值得的,卧虎藏龙在这里有分镜,此时竹林幽静、蒙蒙细雨中,簇簇丛丛,婀娜多姿美不胜收。出景区已经是4点钟,天马上渐黑,我们最终搭车,他们去了黟县,我回到了宏村,简餐过后在旅店做下一步计划。翻着白天买的《古镇过往》,心里又有了一组画面,马上拿起相机脚架奔向月沼,拍下了夜间的月沼倒影。又想跑去南湖拍,但是岔路太多,路上一个人影都看不见,迷了路,抹黑走了半个来小时才找到来时的路,白天还熙熙攘攘的人群,晚间却变得格外安静。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宏村

这几个地方相隔不远,早7点起拿着相机沿着潮湿街道一路沿途拍摄,南湖位置已经有写生学生在作画了,今天的天空要比昨天出彩,云缥缈了许多,风也变得温和,村庄整个倒映在水面,与远山呼应,感觉置身仙境。

跟着一群摄影爱好者蹭了几张照片,比起他们长枪短炮,我显得业余了许多,毕竟我不是器材党。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从宏村到南屏一路上的人与事

月沼旁吃了10元一碗的素面,真的是素的可以,除了面找不到其他食材。饭毕在邮局邮寄了几张明信片便回青旅收拾行囊赶往西递,给昨天同屋的学生发了微信,临行时还在南湖见了一面合了影,也算是一种缘分吧,我向他们推荐了木坑竹林,他们欣然接受,准备前往,我们就此分别。

在宏村入口处找到了班车售票窗口,大概一个半小时发一班车,距离下一班还有一小时,决定去周围协里村转转,途径一大泊湖水,望去豁然开朗,在湖边靠着背包安坐下来,有点想入非非,在湖边发呆了一个小时…大巴准时发车,车程大概30分钟左右,这次选择在景区外把肚子填饱。一盘家常豆腐,两碗米饭,进西递前把背包寄存在饭店,轻装上阵,因为决定不在西递过夜,看了介绍,跟宏村风格样式大同小异,没必要逗留太多的时间。宏村西递票价都是相同的,104全票,相当不值,当地旅游局与景区内每家村民都占有股份,大多还是保持原始基本生活,一些把自己的老宅简单装饰一下扮作客栈或者进行一些商业行为,老宅还是老宅,一些后建房屋基本上还是采用老式做法,意在保持原有风格,而不是一眼看穿的仿古建筑,几年时间就很难分清是否新建建筑了。西递有免费导游进行讲解,走马观花了解了一番。大概一个多小时完成了规定的旅游路线,3点左右我看时间还早,决定在南屏过夜。

计划是回到黟县,转车去南屏,最终偶遇一辆顺风车,到黟县20,到南屏50,价格还可以浮动,毕竟公交班次较少,如果赶不上最后一班车,就只能住在黟县第二天到达南屏,我选择直达南屏。到达南屏之后,门票43元,淡季价格也没有浮动。感觉这里还是非常原始,并没有什么维护,道路泥泞不堪,首先我想找全村的制高点,拍一张全景。在一个广场样子附近找到一家,登高拍照居然收费5元钱,倒是早有心里准备,在查济的时候也是一样的,不过这里的角度远远没预期好。没有角度没有光线,蛮失望的,天色已渐黑,上了架子硬着头皮扫了几张,这时候天台上来几个南京大学的学生妹,同样来这边采风,她们三个跟我打了招呼,聊着聊着聊到了拍照,渐渐话题越来越多,还单独建了四个人的微信群,我们合影匆匆分手。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我找了处原汁原味的老宅,家里成员有位阿婆,跟她小儿子儿媳妇还有小孙女一起住,对于我这个外人格外热情,还邀请我一起与他们家人共餐,晚饭后,阿婆坐在火桶里跟我讲了很多关于她们家的故事:几个儿子,分别在几座市县村,做着各样的工作,聊着他们都很出息,也很孝顺,阿婆一脸的幸福。老人很久没见外人了,讲着讲着就忘了时间,每处老宅都有着不同的历史与故事,我也很愿意倾听,那些与我不同世界却又近在身边的往事…

老宅故事

7点半起,住在老宅没有任何不适,泡了碗面随即出发,南屏绕了几圈在一处老宅碰见位老人,他给我讲述了自己家族的故事,从兴盛到吸食鸦片一直再到衰败,几个家庭的离合,他们家的故事真的可以写成回忆录,让更多人了解一段平凡又不平凡的历史。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村落很平静,几乎没有游人,也没什么开发商业的迹象,而且位置也较偏远。窜巷也没遇见几个村民,按照地图回到叶氏祠堂附近收拾行囊,跟阿婆打了招呼步行前往关麓村.(地图位置3公里)。

如果早来半个月,一路的风景一定很美,无垠的田野,两旁枫树将会是最美的画卷,从南屏刚刚出来,身后跟着一只流浪狗,但我身上没有食物,等下个村子也给它填饱肚子吧。就这样我与它一路走走停停,有时我在拍照,它就在前面等我,就这样难兄难弟走了几公里距离关麓一公里的位置我转去陶渊明故居的时候它跟丢了。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陶渊明故居·守拙园景区

陶渊明故居景区门口,北京来的《进皇城》摄制组在这里取景,一群削发垂辫的清朝人在你身边来回走动打着电话,玩着平板,可想而知我当时的心情。。。意外的是,昨天住宿那家阿婆的小孙女在这做讲解,有过一面之缘一眼认出了我,打了个照面,感觉还很亲切。很多房舍都被剧组器材占满,虽然新鲜,但也破坏了古朴的气氛,让我留恋的那一泊湖水,水中停歇着白鹭,远处就像没有尽头一样。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关麓

告别了陶村,前行一段就到了关麓村,导游为我讲解村中八大家族兴衰过程,村子所有文物都在文革期间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只有那些用泥巴覆盖或贴上毛主席万岁标语的雕刻才得以保存。村中最美的一处栽种着紫薇树,也叫痒痒树,轻轻触摸树干,树枝跟树叶会不停晃动,但开花季节是十月份,花开时节应该芬芳扑鼻,稍有遗憾。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村子不大,转了转便离去,在村广场处乘坐公交前往黟县,随后又转乘到屯溪,到达屯溪时间17点,转乘大巴用时1小时到达歙县,饭毕找了旅店住下来,住宿30,没有空调,没有热水,潮气刺骨…

歙县

歙县是徽州文化及国粹京剧的发源地,也是徽商的主要发源地,是文房四宝之徽墨、歙砚的主要产地,于1986年被授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称号。歙县的光洁石板街仿若是古色古香的歙砚,古徽州的文化气息则是浓浓的徽墨香。

歙县景区分布比较分散,单人包车比较不合适,按照自己的规划,几个目的地距离非常远,客栈给我推荐当地特色交通工具——摩的,一天100元钱,心里价位接受。

第一站官商大宅院,虽然保存完好,气势恢宏,但几经修缮,留存最原始的东西被掩盖了;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唐模景区

第二站唐模,虽不如宏村西递精致,但游人罕至,宁静许多。唐模效仿“唐朝” 的标准和规模营建村庄,所谓唐模。老槐树与水街遥相呼应,有一种江南园林的气息,沿着漫长的溪水两旁遥望去石板街与古建筑,延伸优雅的公主靠,徽州独具特色的廊桥,有民居、有祠堂、有店铺、有油坊,高低错落,形成夹溪的街道市井布局。在廊桥处喝一杯黄山毛峰,与村民聊着天,村民在这儿悠然自得惬意十分;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第三站呈坎,典型的徽派风格,这里建造形式按照八卦分布,街巷四通八达,进村后如入八卦迷阵,景致毫不逊于宏村,乡中小路错综复杂,弯曲蜿蜒,景点大多也现居民房屋,建议在景区门口请个导游,30元讲解一次,在迷阵中不至于错过重要景点。呈坎商业气息很淡,可以从小贩那买点水豆腐、毛豆腐尝尝,据说是黄山市最好的。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渔梁坝

第四站渔梁坝,是我徽州旅程旅最留恋的地方,鱼梁老街依河而建,蜿蜒曲折一公里有余,旧式门板店铺,鹅卵石铺设路面,没有商业,完全原始生活状态,保存着千百年的原汁原味,村中老人在小桥边洋洋洒洒晒着太阳,村中的猫咪懒懒的四处闲逛,素有“青砖小瓦马头墙、朱角飞檐鱼悬梁”之誉。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赶回屯溪

歙县行程圆满,晚间赶回了屯溪住下。

到达篁岭

几天的奔波已经疲惫,一觉睡到午后,从黄山北站乘火车去婺源。在高铁上相识邻座,他就是婺源导游,畅谈一路,对于我这个外来者无遗是可喜的,他帮我修订了行程,住宿交通包括游览行程顺序,下车后坐公交车到老汽车站(去篁岭每半小时一班,最晚4点发车)一个小时车程,到达婺源东线终点篁岭,晚上住在当地客栈,粉蒸肉配上梅子酒,微醺入睡。

婺源篁岭

篁岭作为婺源东线必游览的景点,不包含在婺源线套票内,是私人开发的景区,景区层层叠叠错落的民宅和晒架上五彩缤纷的丰收成果构成绚烂的“晒秋”景观,也是婺源特殊的风光。篁岭最佳旅游季节是10月晒秋时间及4月油菜花黄时,这里有层层叠叠的油菜花梯田,这里有长200多米的卧云悬索桥,横卧在山谷里,桥下溪水潺潺,山谷的清风穿桥而过,与整个村落静谧相互映衬。村落保留着原有的建筑,商业开发还不完全,仍在修缮。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下一站石城程村

午间,在客栈用过简餐,搭乘回程车赶往下一站石城程村。

婺源没有旅游专线,主要交通为公交班车, 中转站比较偏远,班次较少,山路陡急,蜿蜒曲折,时不时还有落石,让很多自驾旅者退步。一路景色别致精彩,车程一小时到达石城程村。

菊径村

在程村安顿下来,晚间包了一辆车返回到途中遇到的菊径村,白天赶路的时候发现这里的夜景会出彩,于是专程前往,到达回转弯处,登高架上三脚架,等待着过往车辆,用慢门记录下光轨。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温情的戴村

闹表5点钟叫醒我,原计划拍摄石城的晨暮雾霭,怎奈天宫不作美,阴霾的天气,雾气全无,也不见日出。来石城只为拍朝暮一刹那,决定为了那一刹多停留一天。返回到客栈用了早餐,接着睡回笼觉。下午则在程村与戴村中内采风。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山茶籽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早晨5点准时起床,背着脚架来到早已踩好点的山丘,根据太阳东升的方位,侧逆光拍摄石城晨景。

石城的精彩在深秋,红叶会在晨雾中若隐若现,加上早晨村民的炊烟、烧油茶壳的烟,将会是如梦幻般的仙境。在旺季,也就是11月末,在我脚下的山丘,会有数不尽的长枪短炮,但现在这个时候只有我一个人。

7点钟左右,炊烟四起,氤氲婆娑,天空放晴,风却很大,缥缈很快就被吹的清澈…为了石城的日出,放弃了黄山与三清山,多花费了一天时间来等候,然而这个时候红叶已经暗淡凋谢,的确感觉这等待有点得不偿失,少许失落。

偶遇几位同行摄友,其中一位是婺源县旅游公司负责人,同时也是摄影爱好者,带了些烟饼,他跟村长沟通,日出时分,用人造烟雾营造晨雾的意境。但烟与雾区别在于光线的穿透力不同,水汽雾化与飘烟的形状也不同。也只能借助这个机会蹭拍几张。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拍摄2个小时,准备返程,返回到婺源要从篁田村搭班车返回,但是公车车次很少,只能搭乘下午1点半的班次,石城到篁田没有班车,这附近也没有同行车可搭。于是收拾行装,一路步行10公里去篁田,计划乘坐1点半的班车回婺源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遇到同伴一起去往三清山

好在天晴朗,沿着375乡道一直下行,风景大赞,这样差不多步行2个小时,被北京一家三口捡上了车,是我早晨出村向我问路而相识的,他们准备去三清山,第二天再从三清山返回到婺源。一路上交流很多,年轻人叫张乐,大我3岁,带着父母从北京一路自驾游玩,杭州苏州最后一站,他们邀请我一路同行,我欣然接受了他们的好意,我们聊了很多彼此沿途的见闻感受,顺路我跟他们还蹭了婺源几个景点,下午4点左右我们穿过婺源县到达三清山,住在三清山景区门前。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张乐父母腿脚不便,于是把景区的门票都赠予我,我跟张乐一路暴走,欣赏着蹭来的景点。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跟他们一家人景区内午餐,但执意不要我来买单,我心里非常过意不去

三清山卧龙国际酒店

晚间在三清山脚下入住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早起将背包寄存后,购票从南门上山(票价275,包含进出缆车)。三清山索道全长2000米,山脚到山中仅需十几分钟,因今天行程安排很紧,中午启程赶至杭州,只有半天游览时间。三清山与道教文化有着不解之缘,就连山名都不乏道骨仙风,其因玉京、玉虚、玉华三座主峰峻拔,恰如道教所奉玉清、上清、太清三位尊神列坐其巅,故而得名“三清山“。徒步山中,不难体会天人合一的感觉。北方的山雄伟,南方的山秀美,而三清山既有五岳的“雄、险、峻、秀、幽”,又有黄山之“奇”形神兼备,这里更有观赏性。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此刻阳光明媚,光线穿透力很强,居于山巅可以眺望氤氲远山,气候影响云海的拍摄愿望再次落空。轻装匆匆走的飞快,欣赏山间惟妙惟肖的奇石,穿梭于高空栈道赏景。想游览山中所有景致一天时间是远远不够的,如果想看日出,这里也有露营帐篷租赁业务。但不在这次行程计划内。

婺源新汽车站

正午左右与张乐联系上,匆匆下山在正门集合,启程奔向婺源,一路上与这一家人结下不解之缘,一起欣赏沿途风光,一起品尝当地美味,一起欢声笑语,到达婺源汽车站,分别些许不舍,与张乐合影,相互留下了联系方式,并承诺去了北京,一定会再次结伴出行。

车站用了简餐简餐,1:50大巴车开往杭州(末班车)。

明堂国际青旅

大概3个小时到达杭州,赶到西湖边明堂国际青旅与朋友汇合。同住一屋朋友分别来自苏州、上海香港,在青旅我们分享着各自旅程的点滴,述说着各类的奇闻异事,倍感投缘,继续在附近找了间酒吧把酒言欢。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坐落于西湖边的明堂国际青旅,古香古色,绿植环绕的院落,虽然公共设施陈旧,但也有一番风味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与朋友游吃于青旅附近的夜市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明堂国际青旅

入夜与同屋的旅人把酒言欢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中国竹子博览园

早起离开了杭州,乘坐大巴赶往安吉县,再从安吉县城转小巴车前往景区。小巴车一直送到景区门口,进门一路往上爬上观竹楼,这里是景区的最高点,站在山顶看万顷竹海倒是感觉非常赞,尤其是有风吹过时,满眼的竹海更是碧波荡漾。安吉竹海景区原没有想象的辽阔,景区1小时游览有余,也许木坑留给我过深的印象,这里倒是感觉淡然无味,不再多花篇幅描述。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衡山 和集

安吉县返还到杭州,再从杭州转高铁抵达上海,在上海衡山和集等待朋友,泡在这儿很舒服,装饰考究,很多电影元素融入其中。窝在一个角落,完成了此行大部分游记。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和朋友的故事

朋友是宁波人,在上海静安区巨鹿路创办一间音乐工作室,跟他在豆瓣上相识,2010年一起在北京参加Maximilian个唱,相识那年他还上学,我刚毕业还都很青涩,后来断断续续一直联系着,娶了一个辽宁媳妇儿,今年完婚,伴郎是我…那天忘记喝了多少酒,回到住处睡的很沉。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點墨徽州——徽州行記

次日返沈

免責聲明:文章來自於國際博客平台,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網絡信息侵權保障索引
Trip.com 為 Trip.com Group Limited 的旗下品牌,是全球領先的旅遊服務供應商之一
Skyscanner Tr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