篩選

推介

418個右玉好去處
排列方式:
推介
查看地圖
只限本地結果
目前篩選條件:
建築人文
永安寺周邊景點

永安寺

4 評價
"歷史建築"
"其它宗教場所"
8:00-18:00營業 (當地時間)
Evix
"旅途中最令人嚮往的是不期而遇。兜兜轉轉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卻不經意遇見了讓自己難忘的事物。這可謂是旅行中的驚喜。若不是在懸空寺看到了永安寺的介紹,恐怕會錯失這個恆山腳下最爲特別的寺院——永安禪寺。永安禪寺位於渾源縣城東北。根據《大永安禪寺銘》記載,永安寺始建於金代,后毀於火災。元初,渾源高定父子在廢墟上大規模重建,形成了目前的格局。永安寺規模並不算大,長不足百米,寬僅爲五十來米,三進院落(第三進院毀於1945年),怎麼都不算規模宏大,但它規制獨特,留有建築構件、壁畫等藝術精品,其中壁畫爲元代珍品,極具藝術價值。永安禪寺山門五楹,上蓋黃色琉璃蓋頂,東西兩側有二龍戲珠八字扇面牆,歷史上稱爲大解脫門。一般寺院的山門爲一個門或者三個門,而永安禪寺有五個門,與五台山塔院寺和北京北海永安寺的規制相同,但是后兩者均爲皇家寺院。相傳1242年忽必烈尊奉臨濟正派,從海雲印簡和尚處受菩薩大戒,敕命趙孟頫撰寫了《臨濟正宗碑》,將容庵——中和璋——海雲及嗣法弟子奉爲臨濟正宗,提升了臨濟宗的威望。海雲和尚的師叔北京潭柘寺歸雲禪師,是容庵十七法子之一。歸雲禪寺受當時的雲中(大同)招討使、都元帥、永安軍節度使高定邀請來渾源重修永安禪寺,成爲永安禪寺的開山始祖。至今,北京潭柘寺中還留有海雲印簡爲歸雲禪師所立的“歸雲大禪師塔”。蒙古人早先信奉景教,后忽必烈又推崇藏傳佛教。於是在後世歷代的重修過程,永安禪寺又融入了景教、藏傳佛教的元素。但從壁畫和塑像來看,寺院又將道教、華夏神話等內容融合於內。所以,從寺院規制和創建禪師的地位來看,永安禪寺很可能是奉敕建造。但是碑記並未有任何文本記載,寺院的規模又不似皇家寺院,再加上寺院元素衆多,爲永安禪寺增添了不少神祕色彩。永安禪寺有建築、壁畫和書法三大瑰寶。永安禪寺的傳教正法之殿是高定的孫子高璞於元延祐二年(1315年)重建。大殿爲五開間廡殿頂,頂部有乾隆四十五年立的牌位,獅馱寶瓶、象馱寶瓶,寓意“事(獅)事平安”和“吉祥(象)平安”。兩側是道家八仙和佛家兩大護法天王。鴟尾上有騰龍,龍首昂起。大殿內平棋藻井極爲精緻。原主像頂部爲八角藻井,共有兩層48垛斗拱,中心爲兩條浮雕盤龍。八角藻井前有一傾斜的六角藻井,朝向佛像正臉。殿內樑柱表面也有大量精緻的繪畫。此外,山門頂部有景教建築造型,可以看到是西方柱式與中式建築的結合。傳法正宗之殿內四壁繪有宏大壁畫,總面積達187平方米,繪製的是以密宗十大明王和衆神仙水陸道場。十大明王是五方佛和五位菩薩的忿怒身明王。水陸道場則匯聚了三界、四天、五湖、四海的神仙和帝王、文武官員、嬪妃、百姓等凡間人物。尤其是巨幅的十大明王,威嚴怒目,栩栩如生。大殿匾額“傳法正宗之殿”六個大字爲元代僧人、書法大家雪庵的書法。南北外牆寫有巨型書法大字,南牆正面爲高約3.8米的“庄”“嚴”二字,爲1315-1342年任永安禪寺住持的月溪和尚所寫。背面有“虎嘯龍吟“四個大字,爲乾隆年間張煖所寫。佛殿外書寫巨型大字,在佛寺建築中也較爲少見。"
吳官屯石窟周邊景點

吳官屯石窟

4.9/57 評價
"石窟"
獲選為大同宗教之旅
8:30-17:30營業 (當地時間)
少年糖90
"從雲岡石窟景區門口坐37路(記得招手停)到同煤三醫院下,回走400米到達。 在公交車上,司機師傅給我指了地方,說那裡應該就是。從師傅話語的含糊狀況,我斷定來這邊的人並不多。 下車后我就沿着公路往回走,路上車很多,車速也很快,走了會兒后就看到了方才司機師傅指的鐵圍欄,順着鐵圍欄繼續往前走到頭,是一扇開着的鐵門,門外不遠立着一個石碑,上面寫着吳官屯石窟,那沒錯了,就是這裏,我心中就略帶驚喜的斷定了。 看見挨着大門圍欄有間屋子,眼睛餘光從窗戶看見裏面有個人影閃了下,像是個男的,心想該是看門的人。我這麼進去了他也沒說話,又或許是我方才看錯了,但我也沒決定再去探個究竟,覺得這地方小,看的快,趕快看完走就行了。 然後就是往裡走了十幾步看見的那些落滿灰塵又數量超多的佛像、各處的佛字塗鴉、散亂的佛像畫板和好些個香爐。下意識的我就回頭看了眼我進來的那處大門,看見它還開着我就放心了!有一個想法,擔心剛才隱約看見的那個人影把我關起來,以至於走到後面還把握了一條翻越圍欄的絕佳地點。 這些想法不是憑空來的,四周散漫的氣氛……雖說是佛教地界,但總感覺陣陣隱忍。起初看見那些破舊木門以為是有人在住,湊近了才發現裏面是佛像洞窟。裏面的佛像要麼損毀嚴重,要麼被人為修復的粗製濫造面目全非,看見這些挺惋惜的。 周圍的氣氛依舊讓我不舒服,匆匆看完後走出大門鬆了口氣。一輛老式二八自行車橫着歪倒在門口草地上,我對着它拍了張照片就趕緊離開了。 如果重選,我依然會探尋而來,因為心中有對華夏文明的熱忱。"